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荡翁乱妇的艳情史|好吃,不过饺子

2019/05/18

 嫂子拿着准备洗澡的睡裙走出了浴室,从我旁边过去时,看向我的眼神中斥满了唾弃,如同在看垃圾。

我心里很不爽,尤其是她出门后竟然还在骂骂咧咧的:“什么玩意,拖油瓶,还敢吃老娘豆腐,也不看看你那怂样,就是一个废物。”

这一刻我愤怒了,我一定要占有她,占有她,我要让她臣服于我的身下!

于是我在回到房间后,掏出手机,给她下达了新的任务:让你最厌恶的人占有你,还要拍下录像。

但是她拒绝了,甚至在拒绝的过程中,她依旧没有放弃对我的辱骂,什么死废物,小畜生之类的,甚至把我比作夏天公厕里蠕动的蛆虫,很恶心,让我更加生气,我坚定的让她完成我下达的任务,但她始终拒绝。

最终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退而求其次,让她用她其他方法来满足她眼下厌恶到极致的人—我。

她依旧拒绝,但这次在我的坚持与怂恿下,她还是非常不情愿的答应了。

随后,我赶紧坐在桌前假装写作业,她进入了我的房间。

“嫂子,你有什么事情吗?”

“闭嘴,你这个死拖油瓶!”她马上凶巴巴的骂了我一句。

随后她命令我站起身来。

“嫂子,你这是干什么,我并没有做什么惹你生气的事啊……”我假装很害怕的样子说道。

但是她狠狠的威胁我说:“如果你不听话,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当然我也不会再给你交学费,你个废物。”

其实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但是面上我还是装着被迫的顺从。

随后,我就见到走进我,看着她裸露出如雪般的肌肤,让我有一种想冲上去按倒她的冲动。

就在我目不转睛的时候,嫂子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都不等我拒绝的,就一把按倒了我???……

我满心欢喜的以为,跟嫂子发生了这层亲密关系,可能她以后会对我好点吧!

但事实上并没有,她看起来反倒更加的厌恶我,对我的态度更加变本加厉。

不过我现在根本不在乎,因为我拥有了她的秘密,又拥有了网上的另一个身份,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她跪在我面前,哀求我给予她宠爱!

这天是周末,嫂子出去了。

我正在网上研究更多虐恋资料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阳台处有声响。

到阳台上看了眼,竟然莫名多出一件粉色的连体内衣,我知道嫂子并没有这件衣服,那么它是哪来的?

这款粉色连体内衣很漂亮,胸前蕾丝薄纱,半透半露,我这才发现,这好像是一件情趣内衣吧!

将内衣放在鼻前闻了一下,竟然有一股异样的芬芳,让我莫名的有种冲动。

我当下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内衣拿进屋内,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我的计划。

我只好把衣服拿在手里,连忙去开门,只当是嫂子忘了带钥匙。

结果门一开,发现竟然是我们班的班花张小美。

张小美就住我家楼上,不过她从来不屑于跟我打招呼,每次都是冷着脸。也是,人家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关键是班花,能有好脸色给我这个屌丝。

我很好奇她今天怎么来我家,正要询问她原因,她就一把夺过了我手中的衣服,更是甩手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垃圾!臭流氓!”打完一巴掌后张小美就拿着那件内衣走了。

简直是莫名其妙,这一巴掌简直打的我恼火到要死!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越想越恼火,回到屋内后,想起那件情趣内衣是虐恋专用款式。仅在特定圈子里收买,于是我上网去圈子交易圈内查。圈子里面的售卖一般都有买家秀,因为我想着能不能找到她的买家秀,没成想,竟然还真就那么巧的被我给找到了。

尽管照片上的她没有露脸,但是左臂手腕处的纹身却是一模一样的!照片上的她惹火撩骚,哪里还有往日里高冷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骚媚形态。

原本我是想着找到她的照片给公布到校友群,给她好好出出名的。可是当我发现最后一张照片上留下的内容后,我改主意了。

因为照片上写着,‘同城求调教’,以及她的私密微信号……

寻着张小美在网上留下的联系方式,我加上了她的私密微信号。

当我表明自己抖S的身份后,她原本高傲的态度,立刻发生180度大转变。

“尊贵的主人,奴终于等到您的出现……”

她的态度相当低贱,如同一只卑微的母狗,摇尾乞怜。

我在网上斥骂着,训斥着她,言辞粗鄙,她反倒非常的兴奋。

于是在交谈愈发浓烈中,我给她下达了一个命令,让她穿起照片上那件性感的情趣内衣,然后在视频中自慰给我看。

可是她有条件,必须要看我的脸。

我拒绝,她自然也拒绝,所以我们经过交谈商定,让她开语音聊天。

在语音通讯过程中,不时传来张小美醉人的娇吟声。

尤其是她的声音还有着林志玲一般娃娃音的特性,所以听起来就更加的过瘾。

足足十几分钟的刺激的娇吟声,听的我是火烧火燎。

终于,在一声充满大惬意的娇醉长吟声中,她结束了自己的任务。

她是结束了,但我却火起到不行。

我又给她下达了一个新的任务,让她把那套黏粘着她春液的衣服拿给她附近最讨厌的人,并且在离开的时候,故意撩开自己的裙子。

张小美竟然真的答应了!

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在敷衍我,可随后,急促的敲门声再度响起。

我连忙去开门,结果房门刚打开的,一件情趣内衣扑面而来,直接砸在我脸上。

“给你,你这个垃圾,用你脏手摸过的东西,我不稀罕要!”

当我拿下情趣内衣的时候,张小美已经上了几个台阶。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撩起了裙子,看起是个很不经意才造成的结果。

在她撩起裙子后,我看到了她那双修长而白皙的大长腿,更看到了长腿尽头处那遮住羞人处的粉嫩小内内。

而且尤为重要的是,那条小内内,竟然还隐隐有些湿润的痕迹。

“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的狗眼挖掉!”

狠狠骂了我一句,张小美转身就要离开。

我喊住了她,然后指着情趣内衣上的一些粘液喊道:“这是什么?!”

那一刻,我看到了她面色羞红,更是还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

回到家中后,我将沾有张小美春液的情趣内衣放在鼻前轻嗅。

有一种略微羞涩的味道,忍不住用舌尖点一点,还有些微咸。

这是她的春液,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她娇媚的身躯。

将带有带春液的位置套在我身下,然后对着她的照片,我狠狠的撸动着。

最终,在颤抖的舒爽中,我告诉自己,这个骚蹄子,我早晚射进她的娇躯内!

第二天早上,我来到了学校。

正要交作业的,没想到却被班上的痞子赵东给一把夺了过去。

下一刻,我的作业本就掉进了同学正在拖地的水桶里。

“哎呦,你不会是没写作业,故意把自己的作业本给丢进水里的吧?”

赵东戏谑着我,而我却注意到了远处看好戏的张小美。

我很清楚,这件事情肯定就是来自张小美的报复。

昨天我调戏她的那句话,碍于有人上楼她没有还嘴,没想到今天就演化为实际行动了。

这很好,相当好,既然她想玩,那就彻底陪我玩到底吧!

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荡翁乱妇的艳情史|好吃,不过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