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瑾by琴声悠悠_暗轨小说阅读

2018/10/12

《暗轨》是由“琴声悠悠”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穆瑾,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类型是现代言情,欢迎大家前来点击阅读

第一章 妈妈杀了爸爸

我手里的长柄水果刀毫无预兆的插进了那个我所谓的爸爸的身体里。

他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喊叫,然后就睁大了眼睛惊恐的望着我,不可思议地望着我手中紧紧攥着水果刀。

我忍不住的浑身颤抖,我不是故意的,可是看到爸爸狠狠抓着妈妈的头发打妈妈,我心里难过极了。

我大声的哭喊着让爸爸住手,可是爸爸根本不在意我的哭喊。

我拿着水果刀不过就是想吓唬一下他,可是谁知道他突然向前一扑,刀子就这样刺进了他的身体。

我竭尽全力的稳住自己正在发抖的双手,用力地拔出了水果刀。

他的鲜血霎时喷涌而出,红色的,温暖的血就这么溅了我一身-,我的头上,脸上,衣服上,都溅满了他湿湿的血液,腥腥的……

而爸爸,就这样慢慢地在我身前倒了下去

“当”的一声,水果刀落地,我跪在他的面前,手上还沾着他的鲜血。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爸爸,害怕极了。爸爸睁大了眼睛,身体也停止了抽动,只是静静的躺着再也没有刚才的嚣张,再也不能对着我和妈妈打骂,那么安静。

我的大脑忽然就一片空白,我的爸爸这是怎么了?

我的爸爸是睡着了吗?

刚才他还在张牙舞爪的对着妈妈挥拳头,这会到底怎么了?

妈妈停止了惊叫,怔怔的看着我,然后又看看躺在地上的爸爸。

这时候门忽然被打开了,邻居的大叔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哎,我草,老乔啊,你到底好了没啊?三缺一,就差你了……”

他忽然住了口,看到地下的场景,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然后惊慌失措的边向门口退去边喊道:“杀人了,杀人了!”

妈妈听见了喊声,忽然回过神来,快速拿起落了地的刀子,然后咬着牙、红着眼睛又狠狠的把刀插向爸爸的胸口,一刀两刀……

鲜血不时的溅出来,她的脸上、身上很快就布满了凌乱的血渍。

也不知道刺了多少刀之后,妈妈走到我的跟前,镇定的揽着我的肩膀说:“宁宁,你别怕,待会有人来你就说,是我让你帮我拿刀的,是我杀了爸爸,听见了吗?”

我茫然的点点头,哭着……

妈妈接着说:“宁宁,不哭,妈妈的命不好,遇上你爸这样的孬种,害了自己一生,也害了你。可是你是好孩子,我走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长大了一定不要找像你爸爸这样的人。”

“宁宁,妈妈偷偷的存了一些钱,在床底的柜子下面,你到时候取出来,自己照顾好自己。”

妈妈一条一条的交代着,我点头又摇头,眼泪顺着脸颊止不住的向下流着。

我听不懂妈妈的话,我想拒绝,可是妈妈却坚定的摇摇头说:“宁宁,一定要听话,好好的活下去。”

一会功夫,警察就冲进了屋里,有拿着枪的,还有医生急忙去抢救倒在血泊中的爸爸,可是一切都是徒劳了,爸爸睁大着眼睛很快被盖上白布抬了出去。

妈妈主动的伸出双手,任由警察把冰冷的手铐戴在她纤细的手腕上,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我忽然就哭着冲到妈妈的身边,抱住妈妈,然后不停的对着警察说:“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带走妈妈……”

妈妈伸出手擦去我脸上的泪痕,对我惨然的微笑着说:“宁宁,听话,好好活着。”

然后就转身跟着跟着警察上了警车。

屋里很快恢复了寂静,地上只剩下鲜红的血迹。

我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明白事情为什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记忆力的爸爸一直都爱喝酒赌钱,钱没了就给家里拿,妈妈不拿就打妈妈,甚至打我。

这次的钱好像是妈妈留给我做学费,爸爸非要拿去堵,妈妈不给。

我从床上起来就看见爸爸就在动手打妈妈,比以往的每次都要狠。

我怕,怕妈妈被打死,所以才拿的刀。

可是,可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妈妈被带走后,再也没回来过。

家里的亲戚帮忙处理了后事,却没人愿意领养我。

他们看着我的眼神里都带着股恐惧,我知道他们怕我。

我看着自己双手,觉得我自己也怕自己。

第二天,我就这样被送到了一个叫孤儿院的地方。

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个有些阴森的中年男人,当他看到我的时候,我看到他在接过我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阴冷的光。

但是他表面却微笑的礼貌的对着大伯说:“您放心吧,我们这里是爱心单位,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些可怜的孩子的,让他们在这里感受到家的温暖。”

大伯离开后我就被院长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里,他随手关上了门,然后伸出手拉我坐在了他的腿上,我浑身一紧,感觉很不舒服。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我感觉恶心极了。

这个院长忽然把手伸向了我的衣服里面,他首先向上摸了摸,然后摇摇头说:“没胸。”

我这时候不过才十五岁,因为家里条件一直不好,我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发育,就连大部分女生来的月经我都没来,哪里会有胸呢。

接着他的手顺着我的肚脐眼往下滑去,我挣扎着要起来,可是他另一只手却加大了力道,狠狠的把我箍在他的怀里,然后恶狠狠的说:“小朋友,要听叔叔的话,否则不给你饭吃啊。”

我一怔,听到饭这个词语,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从杀死爸爸,妈妈离开,到现在已经三天了,我几乎滴水未进。

他好像很满意我的反映,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你叫宁宁是吧?让叔叔摸摸,一会就给我们宁宁吃饭。”

说着他的手又开始不安分的在我身上游走,我吓得几乎不敢呼吸,他的手终于摸到了我最隐蔽的地方,虽然那时候的我还不懂这就是猥亵,可是妈妈从小就告诉我不能让任何男人碰自己隐私的部位,谁若碰了一定要大声制止并且告诉妈妈。

可是现在我却只能任由这个男人触碰也不敢言语,更不知道现在到那里去找妈妈。

第二章 地狱般的孤儿院

当妈妈被警察带走之后,我问过大伯妈妈去了哪里,可是大伯只是告诉我:“那个杀人犯,死了。”

我的爸爸死了,我的妈妈也死了。

已经没有人要我,也没有人会来救我了。

我也好想死掉。

可是我答应妈妈了,要好好活下去,不然妈妈的死就不值得了。

所以想到这里,我不再反抗,任由恶魔的手在我下体游走。这个恶魔一样的院长还不满足,然后抓起我的手塞进了他的裤子里面,我第一次触碰到了男人恶心的下体,硬梆梆的挺立着。

恶魔院长终于松开了我,然后意味深长的说:“宁宁啊,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是叔叔的了。”

说完这些,院长就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换上职业性的微笑,带着我去吃饭。

孤儿院的饭菜实在难吃。清汤的青菜里不见一丝油水,馒头已经有些发馊了,可我实在太饿了,狼吞虎咽般的吃了两个馒头。

恶魔一样的院长看着我满意的笑了。

他再次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把我交给了孤儿院的另一位阿姨,

“这个可是杀人犯的女儿,好好看管。”恶魔院长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那个阿姨毕恭毕敬地鞠躬说道:“是,院长。”

接着我就被阿姨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是一排的架子床,铺着蓝白色条形的床单,就像医院里的病号服。

只是床单上原本白色的地方已经发污变黄,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味道,我忍不住捂住了鼻子。

屋里还有六七位女孩子。她们有的坐在床上,有的站在床边,衣服全都是灰色的,也看不出是不是干净,她们齐刷刷地把扭头看向了我,我们彼此的眼神里,都带着恐惧。

我被安排在最里面的一个床铺上,阿姨告诉我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让我安分些别惹事,然后就走了。

同屋里的女孩都躲得我远远的,她们好像很怕我,其实连我自己也恨我自己。

我亲手杀了自己的爸爸,却又让妈妈替我顶罪。

我……是害死妈妈的杀人凶手。

夜里我躺在床上,眼泪顺着眼角再次流了下来。今天是我进入孤儿院的第一天,也是我满十六岁的生日,妈妈曾经是说过等到我十六岁时,就给我做一个大大的奶油蛋糕,还带我出去玩。

可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直到凌晨三四点,我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句话真的很对。

睡梦中的我也不得安宁。

我听见床底下传来隐隐约约的幽怨呜咽声,那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我看见妈妈疯狂地用刀捅向爸爸,一刀又一刀,用力极了。鲜血溅满了妈妈狰狞的脸,血落在地上开始慢慢朝屋外流去。爸爸瞪大眼睛看着我,眼神里全是憎恨,他满身是血,就这样忽然伸过手来狠狠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喘不过来气,大叫一声,坐了起来。

我被吓醒了,同屋的几个女孩也都惊恐地看着我。

其中一位年龄稍大一些的女孩子,犹豫了片刻后向我走来,她轻轻握住了我的手说:“你还好吗?我叫多多……多余的多。”

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像孩童般软糯,听起来那么舒服。

我立马伸出手去,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急切地说道:“你好,我叫宁宁。”

多多告诉我,在这里除非被人领养出去,否则只能乖乖的听话才能免受折磨。

可平静的日子对我而言也许是种奢望吧。

一天中午在食堂吃饭,忽然有个小男孩跑到我面前大声的说:“你是杀人犯!”

我心口发闷,但却埋头吃饭不想理他。

可是他却继续喊道:“你是扫把星,难怪没人要你,爸爸妈妈都死了!活该!”

我听到这样话忽然就变得愤怒了。

虽然我杀了爸爸,可是我没有杀妈妈!妈妈没有不要我,她是爱我的,妈妈只是去了别的地方,我一直这样相信着。

我猛然出手抓过小男孩的衣领,狠狠一拳砸在他脸上,他的嘴角立刻就破了,鲜红色的血沾上了我的拳头。

这就像当时爸爸打妈妈一样,也许,我骨子里流淌着那个已经死了的爸爸的血。

其他男生看到我打人了,一下子围过来,有的像我扔馒头,还有谁一下子把一碗菜汤泼到我的身上。

菜汤滚烫无比,我被泼到的地方只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

我转过头抓起桌子上的盘子就像人群里扔去,然后开始逮到什么就扔什么,现场一片混乱。

直到恶魔院长到来,大喝一声:“都反了不是!给我住手!”

所有的人都停住了手,恶魔院长过来就抓住我的衣领往外走,边走边在我耳边低声说着:“宁宁啊,本来想等你长大再给你开苞。可你居然这么不乖,看我怎么惩罚你。”

我被拖着往前走,还来不及想明白”开苞“是个什么意思,就被拖到了院长办公室里。

进门之后,恶魔院长狠狠的把我扔在了沙发上,一巴掌就落了下来。

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左边脸颊火辣辣的疼。

恶魔院长扯住我的衣领,一个用力,就听到“撕拉”一声,我身上廉价的灰色衣服就被扯开了个大口子。我慌忙双手抱在胸前,胆怯又惊恐地看着他。

他恶狠狠地说:“宁宁,让你好好听话,可你非得惹事。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着他就把我的手向后扳去,然后欺身压下来,他肥胖的身体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用一只手抓住我两只手,另一只手开始向下退我的裤子。

很快我浑身就剩下了一条内裤。

这时他突然抽出了自己的皮带,用那根柔软的皮带当做绳子捆住我的双手。

当恶魔把他的裤子一下子就推到了脚底下时,我突然感觉到危险在靠近。

这时我才发现家并不是最可怕的地方。

虽然爸爸是个酒鬼,经常打骂我和妈妈,可至少他知道我是他女儿。

而现在这个恶魔院长,根本就是个变态。

他再次把手伸向我的内裤,只一下,我就浑身光溜的躺在他的面前了。

这时候他眼里除了恶狠狠的目光,还多了一丝后来我才知道叫做情欲的东西。他睁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再次欺身把我压在身上,我感觉到有一个坚硬的东西顶着我的大腿,非常的不舒服……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一无所知。

但是我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可我又能怎么办?无奈中,我闭上了眼睛,泪水不停滑落,等待着被恶魔撕裂的时刻。

第三章 可以幸福吗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阿姨的声音:“院长,院长,穆先生来了。”

恶魔院长一个激灵,立马站了起来,穿上衣服,他恶狠狠地瞪着我说:“滚里面屋里老实呆着,等我回来收拾你。”

我看着自己光着的身子,羞耻、无助可是又无能为力。

我只好起身抱着自己有些破损的衣服来到了办公室里面的隔间里。

过了有两分钟,就听见院子里传来院长卑躬屈膝的声音:“穆先生,不好意思,您来怎么不提前打声招呼呢?我到门口迎接您。”

“不用了,把所有女孩叫出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传来。

“好的,穆先生,你稍等。”

接着我就听见院子里站队的声音,只听院长说:“孩子们,穆先生可以慈善家,大老板,他要领养你们其中的一个回家,到时候你们就可以有一个真正的家了,大家鼓掌欢迎穆先生的到来。”

啪啪啪啪……热烈地掌声响i起来。

“不必了,都抬起头了,让我看看。”磁性的男人声音再次响起来。

我躲在院长办公室的里间里,胡乱的穿好衣服。我也好想出去啊,那时候听多多跟我说过,只要有人愿意领养我们,我们就能离开这里,否则,就永远的呆在这里。

每年都有人会前来领养小孩,他们一般挑选漂亮一点的女孩,所以多多来了五年了,也没有被领养。

想到这里我觉得我必须想办法出去,也许我出去就有机会离开这里了。

可是我要出去万一没有被领养呢?

院长会不会打死我?

算了,刚才恶魔院长已经那样对我了,他不是很还说回来收拾我吗?既然横竖都是死,我何不出去试试运气呢?

我鼓足全部勇气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到院子里。

一位高大的男人站在院子中间,让人感到无比的强势。他浓密的眉毛紧紧蹙着,英俊的脸上却带着一些让人觉得危险的表情。

恶魔院长看到我出来,急切地怒斥道:“谁让你出来的,滚回去!”

我没有动,定定的看着那个男人。虽然我心里害怕极了,可是此时关系到我的生死,我绝对不能退缩!我握紧小拳头,心中默默祈祷着,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带我离开这里!

院长的话却让那个男人注意到了我。

他走到我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拨开我散乱在脸上的头发。

在看到我的脸时,一丝惊艳之色从他眼中划过。

“真漂亮。”他轻声说道,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惊喜。

男人弯腰靠近了我一点,他顺手捏了一下我的脸,低声问道:“小姑娘,想不想离开这里?”

听到这句话,我眼泪都要掉出来了,拼命地点头。

只要能让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恶魔院长,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啊。

男人看到我点头之后转身对恶魔院长说:“就她了。打扮一下,跟我走。”

恶魔院长刚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眼男人冷下来的神情,只能点头哈腰地说道:“是,穆先生,请您稍等。”

恶魔院长叫来阿姨,让阿姨带我去梳洗打扮一下,换一身干净的衣服跟着这个男人走。

想着能离开这里,我心里就充满了欢喜。

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噩梦一样的地方,我跟着男人上了一辆非常豪华的车子。

恶魔院长毕恭毕敬地站在车外,谄媚地笑着说:“穆先生,您走好!”

车子启动了,我从车窗里看着渐渐远去的孤儿院和那些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离开了,我自由了!

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么豪华的汽车,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英俊的男人。

虽然我的妈妈生的美艳动人,可是我的爸爸和周围的邻居男人却个个都油腻不堪。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朝驾驶室那边看去。男人的侧脸被阳光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一样,而他正看着前方的路,正全神贯注地开着车。

车子速度很快,路边的景物不断的往后退去,我们离孤儿院越来越远,离我噩梦般的生活也越来越远。

也许是我盯着他看的目光太过专注,男人突然转过脸,看了我一眼。

“小姑娘,我有那么好看吗?”

他说完这句话后,露出了个极淡的笑容。

那笑容就像夏天的冰淇凌一样冰冰凉凉的,但是却又那么让人痴迷。

这个男人把我带到了一所非常漂亮的别墅里,光是院子顶我们孤儿院两个大小,中间则是白色欧式风格的小楼。

进入门厅,里面的豪华装饰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大圆柱型的水晶吊灯漂亮得让我以为到了仙境中。

我们刚进门,就有佣人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穆先生,您回来了,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

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向里面走去。

我站在大厅中央,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接着有另一个佣人模样的人过来说:“小姐,我带你去洗澡吧。”

“嗯。”我乖巧地点点头,跟着佣人走进了一间奢华到了极点的浴室中。

浴缸里已经放满了水,上面还铺着一层玫瑰花瓣。这些都是我在电视里才能看到的场景啊,真跟做梦一般。

我忍不住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洗完澡后佣人又给我拿来了漂亮的衣服,像芭比娃娃穿的一样的白色的裙子,我穿上走了出来。

佣人接着跟我说:“小姐,穆先生在餐厅等你。我现在带你过去。”

我跟在佣人的后面,感觉自己忽然像个公主一样。

这可是我从出生以后就从没享受过的待遇啊。

我忽然又想起了妈妈。

如果妈妈知道我现在活着,而且还在这么漂亮的房子里,应该会很开心吧。

我到了餐厅之后,又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正严肃地坐在餐桌一头,然后点头示意我坐在另一头。

我顺从地坐下了,然后就听见男人说:“以后你就叫穆瑾吧,跟木槿花同音。明白了吧?”

“嗯。”我乖巧地点点头。

多多曾跟我说过如果被人领养了,领养自己的人就是自己的新爸爸和新妈妈。

想到这里我轻声对男人喊道:“爸爸。”

没想到男人一怔,然后带着有些嘲讽的笑容勾了勾嘴角说:“穆瑾,我不是你的爸爸,你的爸爸已经死了,你只要叫我叔叔就行。”

我的内心忽然有种失落,他收养我但是觉得我不配做他的女儿,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爸爸已经死了呢?

自从被带到了这所漂亮的房子之后我就很少见到穆先生了,佣人们都亲切的称呼我为慕小姐,每天我都能穿着漂亮的衣服,吃到可口的饭菜。

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除了偶尔夜里会做噩梦,我竟然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了生活。

第四章 原来我只是个商品

穆先生对我不冷不热,他有时候在书房忙,有时候又悠闲的坐在院子里的花架下面喝茶。

他举止优雅,面容英俊,光是什么都不说只在那里坐着,就已经是一幅让人赏心悦目的画面了。

我觉得这种有家人的感觉真好。

有一天吃完早饭的时候穆先生忽然亲切地叫住我:“穆瑾,陪我到院子里喝杯茶吧。”

我惊喜地抬着头看着他:“好的,叔叔。”

我跟在他身后来到了院子里。

花架下茶座已经摆在那里,穆先生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有点受宠若惊地说:“叔叔,我不喝茶,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吧。”能够有跟穆先生多接触的机会,我已经很高兴了。

穆先生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穆瑾,你是个好孩子了,可惜生错了家庭啊。”

生错了家庭?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在那样的家里,我怎么能成为孤儿,怎么能被扔到孤儿院呢?

穆先生看到我乖巧的样子便点了点头,看向我的目光也带上了几分赞许。

从那以后,我对穆先生越来越依赖。

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穆先生对于我而言就像是再生父母一样。跟着穆先生,我不缺吃不缺穿,我表现得乖巧懂事,唯一的梦想就是等我以后长大了要报答穆先生的收养之恩。

不久后的一天,穆先生突然给我打了电话,他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更加有磁性,“穆瑾,我晚上回去有事跟你说。”

我早早地洗了澡,换上漂亮的裙子,满心欢喜地等着穆先生的回来。

其实这几个月我都不知道穆先生叫什么。

直到天黑,穆先生才回来。

他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样子严肃。他眉头微蹙,眼睛里泛着阴森的光,我忽然有些不安起来。

“穆瑾,你要听话。”

“嗯。”我点点头。

“穆瑾,你想不想见到妈妈?”

“啊?”我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

大伯说杀人偿命,妈妈去陪爸爸了。

我也一直以为妈妈真的死了。穆先生这样问难道是妈妈还活着吗?要是能见到妈妈,该是多么开心的事情啊。

我赶紧点头说:“想。“

“穆瑾,你要听话。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带你去见妈妈。”

“嗯!”我郑重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忍不住的说了句:“谢谢叔叔。”

“对了,穆瑾,我是你叔叔,帮我去做一件事,事情完成之后我就带你去见妈妈。”

“嗯”我再次对着穆先生坚定的点点头,只要是穆先生的事,就算赴汤蹈火我也心甘情愿。

接着穆先生拿出了一个人的资料给我看。

资料上面是位中年男人,他笑容和蔼,但是说不清哪里却有点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穆先生接着说:“穆瑾,我现在要你做的这件事,你必须去做。要听话知道吗?如果你做办不到,你就回孤儿院去!”

听到孤儿院三个字我心中泛起了一股反胃的感觉。

在习惯了这里舒适的生活后,孤儿院对我来说就犹如地狱一般。我不要回去,不要再见到那个恶魔院长。

“穆瑾,有些时候人是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的。你记住,现在你将不再是公主,我要你去做的事情,你不能拒绝,只能执行。”

“穆瑾,听明白了吗?”

“嗯,叔叔,我明白了,您说吧。”我紧张地说道。

可是接下来,穆先生让我去做的事情,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他只是让我陪着照片里的男人一起吃顿饭。

我松了口气,只是吃一顿饭而已,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

同时我心里高兴得不行,吃完饭就能见到妈妈了。

这真是太好了。

吃过午饭后,穆先生就让佣人帮我打扮一下,给我穿上了比芭比娃娃的裙子还好看的裙子。我的头发被挽成了一个可爱的丸子头,当我从二楼走下来的时候,穆先生看我的眼神有一丝惊喜

“很好。”他满意地点点头。

接着穆先生就带着我去了一个很高级的娱乐场所,把我带到一个包间里,包间很大,照片里的中年慈祥大叔已经坐在了那里。

看见我们进来,中年大叔起身和穆先生握手,只听穆先生说:“陈总,人我带来了,咱的合同必须继续履行下去啊。”

“哈哈哈……”中年大叔爽朗地笑了笑说:“穆总,一言为定。”

“好,那让穆瑾陪你吃饭吧,我就先去准备合同了。”

穆先生又转头跟我说:“穆瑾,乖乖听话,好好陪这位叔叔吃饭啊。”

“嗯。”我乖巧地点点头,穆先生满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离开了包间。

偌大的包间里就剩下我和中年大叔。

中年大叔亲切的招呼我做到离他身边最近的椅子上,然后问我喜欢吃什么,几岁了,我都一一回答了。

中年大叔宠溺的摸摸我的头发,说:“小姑娘,真乖,叔叔就喜欢这么乖巧的女孩子。”

他指了指自己的大腿说:“来,小姑娘,过来让叔叔抱抱。”

我不想过去,可是来的路上穆先生跟我说话,必须要听话我才能见到妈妈,才能不再被送回孤儿院。

于是我顺从的坐在了中年大叔的腿上。中年大叔夹菜给我吃。

开始我很开心,这个大叔真的很温柔,我爱吃什么他就给我夹什么。可是渐渐我开始感觉到不自在了。

中年大叔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乱摸,鼻子也开始在我身上乱嗅,就像曾经的那个恶魔院长一样,我感到很不舒服。

我想挣脱,但是中年大叔忽然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身体微微一抖,随即又想到答应穆先生的警告,我只好放弃了抵抗。

中年大叔很满意我的表现,然后手掌开始继续在我身上游走。他的手伸进了我的衣服,然后顺着我的小腹向我的内裤摸去,我吓得一动不敢动。

可是他好像还不满足于这样,拉起我的一只手像他的裤子里塞去,我的手被放进了一处滚烫的地方,感觉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在我手里,恶心感袭来。

可是中年大叔却说:“握住它,摸摸它。”

我握着那巨大的坚挺,紧张极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可是男人却不时的发出嗯嗯啊啊·很享受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年大叔好像越来越舒服,然后在我猝不及防的时候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一把把我的头按向了他的下体。

他用命令地口气说:“含住它!”

第五章 我已经脏了

从包厢里出来的时候,我像是失去了魂魄一般。

中年大叔显然很满意我的表现,他让人把我送上了穆先生的车子。在我上车的时候,他笑眯眯地从钱包里抽出了一沓子现金,直接从领口处塞进了我的衣服里。

“回去告诉穆总,我很满意。”中年大叔一副满足的样子,顺手把手伸进了我的裙底,摸了摸我的大腿。

我木木地看着他,像是个美丽但是毫无生机的洋娃娃。

“不错。”中年大叔语义双关地说道,“小姑娘嘴巴甜。”

我麻木地坐在后座上,等到车子开动的时候,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恶心,反胃,恐惧。

原来我以为的幸福的生活只是个假象而已。穆先生根本就是把我当成是商品一样,在包厢里,我不是没有反抗,可是中年大叔立刻撕掉了他温柔的面具,威胁说我只是穆先生送来的交易工具而已。

如果我反抗,那么他会立刻解除跟穆先生的商业合同。

这些事情我不懂,但是我知道,如果穆先生生气地话,我不但会被立刻送回孤儿院,而且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为了妈妈,我能够忍受任何事情。

回到那个所谓的“家”中,穆先生还没有回来。

佣人立刻迎了上来对我说道:“小姐,洗澡水已经放好了。”

她的态度是那么自然,像是完全没有看到我哭得通红的眼睛和已经红肿的双唇一样。

我呆呆地看着她,这位名叫赵婶的佣人这些日子对我一直不错,也没有因为我是孤儿的身份而歧视我。

我曾经愚蠢的认为,她是个关心我的人。

可是,如果她真的关心我的话,又怎么会没有察觉到我的异样呢。

赵婶笑眯眯地看着我,低声说道:“小姐还没有来月经吧?”

月经?

我茫然地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原来妈妈虽然尽力给我做好吃的,可是家里并没有多余的钱,我的身体发育一直很慢,到了孤儿院就更别提了。我并没有像一些发育早的女孩子一样来月经。

看着我的表情,赵婶点点头,“那小姐就不用吃药了。”

我眨巴了下眼睛,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我神游似地走到了浴室,把自己浸泡在温水中的时,我又一次地哭了出来。

我使劲用水清洗着自己,用力搓着那个中年男人碰到的每一寸肌肤,我的身体很快就发红了。

突然之间,我干呕了两声,趴在了洗手池内一下子就吐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我明白了赵婶的话。

原来她知道我今天是出去干什么了,看她习以为常的表情,我并不是第一个被穆先生“收养”并送出去替他办事的女孩子。

我根本不是什么公主。

我只是个商品而已。

穆先生回来的时候显然心情很好,他带着几分醉意,看着我说道:“你办得不错,陈总很满意。”

我看着穆先生,很想问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也许是我的眼神太明显了,穆先生却是靠在了窗边,淡淡地说道:“穆瑾,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你能够享受到现在的生活,有没有问问自己,凭什么?”

“因为我长得好看?”我突然脱口问出道。

从小,我就知道自己长得不错。

妈妈是远近闻名的大美女,我长得像妈妈,却一点儿都不像爸爸。这也是爸爸经常动手打妈妈的一个原因之一。但我知道,妈妈绝对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我的回答让穆先生感到意外。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嗤笑了一声说道:“这是你第二次跟男人亲热,没想到你变聪明的速度比我想得快。陈总喜欢小女孩,不过他家大业大不敢真的动你,顶多是让你用手或者嘴帮他解决。如果他真的上了还未成年的你,那就等于主动把把柄递给了我,他不会这么做的。”

我没有说话,心中却有一股寒意涌了上来。

现在的穆先生像是卸掉了之前的面具,在我面前随意的样子让我觉得,他像是一只嗜血的猛兽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而且,他说第二次……难道穆先生知道我被恶魔院长强迫的事情?

“在孤儿院看到你的时候,你衣服都破了,胸口有几个红红的指头印。”穆先生扫了我一眼,眼神像是评估某种货物一样,“说起来,这件事情倒是我疏忽了。孤儿院的那个蠢货玩过你吧?他做到最后了吗?”

我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无论是穆先生的问题还是孤儿院的经历都太过让人羞耻了,我根本没法回答。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明天有医生来给你好好检查身体。”穆先生不再看我,像是失去了兴趣一样,“如果你还是处女,那么今后你只会像今天这样陪人吃饭。”

我的心一下子就揪起来了。

穆先生虽然没说如果我不是的话,那他会怎么做。

但我已经猜出来了。

到时候我恐怕会落到比现在更悲惨的地步,穆先生他是商人,没有价值的商品对他而言根本不用珍惜。

“我……我还是……”当我说出这句话时,我那可怜的自尊心彻底破碎了。

“你说了不算。”穆先生丢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

我通体发寒,整个人像是掉进了冰窟一样,忍不住开始发起抖来。

第二天医生来给我检查,当他当着穆先生和赵婶的面分开我双腿,用冰冷的仪器检查我的身体时,我无地自容到想要立刻死去!

“处女膜完整。”医生公事公办地说道,接着他把我转了个身,让我趴着,检查起我的后庭来。

我咬住了牙,脸却涨得通红。

“没有损伤。”医生收起了他的设备,对穆先生点了点头。

穆先生没看我一眼,转头对赵婶说道:“今后给她做滋补汤,让她尽快发育的同时控制住她的体重。”

赵婶恭敬地点头。

而我,则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没人关心我,没人在意我的想法,也许这就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怎么?想死?这才开了个头。”穆先生扫了我一眼,冷哼一声,“你昨天做的很好,我答应过你,带你去见你母亲。”

妈妈!

我能见到妈妈了。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