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锋by龙煜小说_女总裁的护花神医

2018/10/12

《女总裁的护花神医》是由“龙煜”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李锋,这可别是个傻子吧?这个东西,注意得了么?万一没注意到,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第一章:应聘医生

站在华南市一家名为妙手医院的大门口,李锋看着好像菜市场一样嘈杂的场面,很不想进去。

说是菜市场也不为过,大家挤破头也是希望自己能是一棵被挑上的大头菜。

毕竟,妙手医院是南华市最好的医院,来看病的都是达官显贵,能在里面的医生也都有头有脸,收入超高。

而名气和钱正是李锋现在最需要的!

没办法,他要娶南华市第一美女韩婉儿,虽然他们俩有婚约,但现在韩婉儿却不认账。

她提出,除非李锋一年内能赚一个亿,并且名气要赶上她韩婉儿,否则就算她肯嫁,李锋也配不上她。

而当时李锋就在咖啡厅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世上我还没见过谁要钱不要命的,我有的是让人活命的本事,不就是钱嘛!”

韩婉儿气得脸红:“你说谁要钱不要命?”

李锋:“拜托,如果我当初救你的时候也跟你要一个亿你给吗?”

韩婉儿气结:“你——”

李锋转身潇洒地挥挥手:“放心,虽然你贪钱势力了一点,但我也不嫌弃,既然订了婚约,说娶你就一定会娶你的,男人嘛,一泡尿就是一条路,决不分叉!”

韩婉儿看着李锋的背影,半天才反应过来:“呸,下流胚子,你知道多少有钱有势的公子哥追求我,我要是贪钱势力早就嫁了,还轮到你,别瞧不起女人,我说给你一年就一年,告诉你,我们女人尿尿也不分叉!”

不过一会儿,她看到咖啡厅里人群怪异的眼光,脸上腾地一下红了,急忙拎着包挡着脸,逃也似地离开了。

可李锋说归说,要让他真像大白菜一样让人来挑,他真抹不开这个面子。

“都怪我前列腺太好,尿尿从不分叉。”

李锋一阵感慨,硬着头皮挤进了人群。

可旁边一个保安却随口嘟囔了一句:“傻叉,尿尿分叉也可能是尿路感染,这水平也想应聘妙手医院,当保安都差点。”

这话被李锋听到,回头看到了保安不屑的眼神,刚想表示一下,却很快就被人群挤进了大厅。

保安鼻子一哼,举起喇叭喊道:“都排队,想应聘妙手医院的都乖乖排队,不排队的都滚出去……”

这一嗓子狐假虎威,却出奇地有效,再加上他当场撕了几个不排队人的证书后,场面顿时有序起来。

李锋排在人群里,看着那些拿着被撕烂证书却敢怒不敢言的几人,忍不住骂道:“宰相门前三品官,这狗仗人势的东西。”

排着队一会儿,李锋就听出了妙手医院的不凡,来这里应聘的不是海归就是全国各名牌大学的医学高材生,甚至是其它医院小有名气的专科主任,他也听到了不下二十个人。

“乖乖,这特么的,半年一次的招聘还这么激烈,真是财帛动人心,可惜你们恐怕都白来了。”

李锋一脸猥琐的笑容,顿时被面前负责登记的美女瞪了一眼。

美女敲了敲桌子:“发什么呆,你的证书呢?身份证,毕业证,学位证,执业医师证赶紧拿出来登记一下。”

李锋却早就想好了应付的办法,顿时变脸,一脸苦大仇深似得指着那个保安道:“美女姐姐,除了身份证,我其它证书都被那个保安给撕了!”

保安老远也听到了李锋的话,登时就冲了过来:“你特么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撕了你的证书?”

李锋一脸委屈,一抹眼睛,悄悄点了两眼的承泣穴。

承泣穴能增加泪液分泌,改善眼睛干涩,缓解眼部疲劳。

而李锋手法独特,顿时就让自己的眼泪哗哗的,这一下,不仅是美女,就是那些明明看到现场的人都有些怀疑是不是保安真的欺负他了。

保安一看登记美女狐疑地看向自己,登时火了起来,他认出了李锋,冷笑道:“臭小子,想用这种办法浑水摸鱼,就你这样的也能考到证书?我看你连基本的医学常识都不懂。”

此言一出,周围的应聘者也反应过来,这其中的门道并不难想,就连美女也面色不善地看向李锋。

李锋暗自得意,一切如他所料,面上却气愤道:“你可以怀疑我的人格,但是绝不能侮辱我的本事,医学常识你随便问。”

周围人一听顿时暗骂李锋不要脸,医学常识也想拿执业医师证?当然能怀疑你的人格,还要严重怀疑!

保安急了,张口想问,可一时间也不知道问什么。

美女却开口道:“我问你一个,椎管内麻醉时,术前用抗胆碱类药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这个简单,主要是为了降低迷走神经张力,我说的没错吧?”

“麻醉中因呕吐窒息的病人最有效的办法是?”

“这个也简单,麻醉中若病人有部分呕吐物进入呼吸道,少量时可将麻醉减浅,让病人咯出,量多时应立刻进行气管插管或支气管镜检查,反复吸引以清除呼吸道内呕吐物,直至呼吸音正常为止!”

连续两个快问快答顿时让周围的人愣住了,因为这两个题目可不简单,这都是今年执业医师的考试试题,可不是简单的医学常识。

而对面的美女也愣住了,因为这两题正是她当时考试时不会的,所以才会记忆深刻,没想到李锋脱口而出,而且都是标准答案。

李锋瞥了一眼愣住的保安,嘴里蹦出一句:“狗眼看人低。”

保安火冒三丈:“特么的臭小子,老子撕了你……”

眼看保安冲了过来,手上一拉一靠,暗中点了保安的环跳和足三里,顿时就把他弄成了滚地葫芦,看起来就像是他快速一躲,而保安自己摔倒了一样。

随即看到美女回过神来,他便恶人先告状道:“美女姐姐,我想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他承认撕了,就是你们的保安撕了我的证书,害我没有办法登记,他已经做错了,你作为院方,难道不该补救一下嘛……”

众人目瞪口呆,这特么真不要脸!

美女嘴角抽搐,无奈给他登记完,最后意味深长道:“妙手医院需要的是有真本事的人,靠运气偷奸耍滑是走不远的。”

李锋拿到了应聘指南后才明白美女的意思,原来报名登记不过是拿了个入场券,而想要应聘,他需要进行三项考验测试。

第二章:得过三关

而很快他就根据应聘指南来到了指定位置——医院三楼的中药房,此时,中药房里正弥漫着中药混合着的特有的味道。

李锋闻到这些味道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因为这是他这几年来日夜闻到,已经成了他生命力不可或缺的味道。

他十几岁的时候爬二叔家的桃树偷村长家的苹果,结果被村长床上的王寡妇用葡萄砸了下,摔在了妇联主任家的晒的玉米棒子上,脑袋肿了好大一个包。

就在他抱着俩梨边啃边哭回家时,被一个老头一把拉住,摸着他后脑勺的包,非说李锋根骨惊奇,是学他这门医术的不二人选。

所以后来,神秘老头成了李锋的师父,教了他一手的神妙医术,横贯中西。

而老头子身上总是有股中药特有的味道,突然闻到,不禁让他想起了师父。

“被称为玉罗刹的秦知味,怎么会是她?我怎么这么倒霉,这趟真是白来了。”

“什么,完了,妙手医院四大名捕第三!应聘泡汤了!”

“玉罗刹秦知味,那旁边那位岂不是妙手医院的四大美女之一的李若兰!”

“据说不少富家子弟都在追她,不过她都是不假辞色,若是能跟她说上一句话,那这趟就不算白来了……”

“一个一个来,都别吵,这一场考的是鼻子,不是让你们用嘴,都把嘴闭上,没我同意,再看到谁说话立即滚!”

李锋伸长脖子看了看,说话的是个戴着瓶底厚眼镜的老太太。

而她旁边有个年轻的白大褂女的,扎着马尾辫,和老太太一样面无表情,冰冷,不一样的是她风华正茂,能称得上四大美女之一,果然不同凡响,漂亮!

李锋暗自将李若兰和韩婉儿比较了起来。

“下一个!”

“下一个!”

……

药房里只听到玉罗刹秦知味冷漠无情的判决,随着队伍越来越近,大家都紧张起来。

李锋却跃跃欲试,四大名捕,这个名头有意思,他倒要见识见识!

前面的人零零散散地开始进入隔壁的门内,他们都是目前没有被淘汰的。

另外的十之八九,都已经垂头丧气地离开,排在李锋前面的,大多数人都已经失魂落魄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进行什么测试,但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很快就轮到了李锋前面的人,李锋好奇,也往前凑了凑,这时,玉罗刹旁边那个女的面露寒霜。

“你,往后面站站,不识字吗?”

李锋一看,原来地上贴了条黄线,写着在黄线后面等待,于是他尴尬地笑了笑,却不想那女的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你那些把戏我都看穿了”。

李锋收起笑容,懒得气恼,果然像韩婉儿这类的美女都有着一样的病,天生阴寒,冷若冰霜。

“下一个!”

李锋一看,前面的那哥们看样子是被淘汰了,但是那哥们似乎不服气,居然没走,猛地一拍桌子。

“不就是当归和半夏嘛,我有指错吗?”

“没错,但是你慢了一秒!”

“慢了一秒?这个测试难道还有时间限制?你也没说清楚,不行我要重试!”

“你知道作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时间就是生命,错过这一秒就是生和死的区别,难道还需要我跟你说?”

这句反问如同当头棒喝,一下子让那人说不出话来,而李锋也深表赞同,这样的话老头子也曾跟他说过。

所以他顿时警醒,决定接下来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测试。

“你,过来!”

突然,玉罗刹指着李锋。

李锋赶紧过去,而他几乎是一站过去就下意识抽了抽鼻子,脱口而出道:“当归和半夏!”

在之前那个被淘汰的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玉罗刹点头示意他进旁边的门。

那人这才反应过来:“他——他这是作弊!”

玉罗刹不温不火道:“头脑灵活的人才配做医生,没脑子的人可以走了。”

一句话把那人堵得瞠目结舌,他张了张嘴,最终无奈地往后走去,走到一半,却被人拉住。

拉住他的是个风度翩翩,气质不凡的年轻男子,笑起来很治愈,春风和煦。

而他则一眼认出来了,拉住的他是唐玉春唐医生,华南市有名的青年才俊,医学界的后起之秀。

“唐医生,你也来了?”

“没办法,家父有命,不得不来啊!”

“什么?唐院长让你来的!你唐玉春三个字可是咱们仁心医院的一块招牌,像你这样二十八岁就是双学位博士,唐院长也舍得割爱!”

“没办法,我未婚妻李若兰不肯去仁心医院,只能我过来咯。”

“未婚妻?李若兰!你是说玉罗刹的学生?”

“嘘,不说啦,我去给若兰一个惊喜,放心,刚刚那个投机取巧的小子,一会儿我帮你刷他下来!”

李锋完全没有料到,他刚刚凭本事判断出来的答案,都被人当成是窃取了别人的革命果实。

包括玉罗刹也是相同的结论,只不过玉罗刹还有真正的测试,所以有没有真本事,下一项都可以见分晓。

李锋来到了一间房间,他一进来就有些傻眼,这里哪是什么医院,看起来更像是哪个饭店的后厨。

此时里面架着不下五十个炭火炉,每个上面都有个编了号的陶药锅,此起彼伏的烧开水的声音遍布房间。

众人议论纷纷,开始猜测到底是要测试什么,过了一会儿,李若兰进来。

她一进来,众人就被她冷艳的气质给吸引了,所有的目光像是一双双手想要伸过去,可下一刻,玉罗刹也跟了进来。

玉罗刹抬眼一看,视线从厚厚眼睛片上边缘扫了过来,顿时就好像一把凌厉的剑气,将众人的糊涂心思斩得七零八落。

“都站好了,一个个以为这样就过关了?告诉你们,医院本来给你们设置了三关,但是我老太太又不想给后面的两位老哥哥添麻烦,所以你们别担心,你们都会被刷下去的!”

这一句话顿时让大家心头一紧,玉罗刹看了看众人,很满意大家的反应,当她扫到人群中的唐玉春时,微微皱眉。

“小唐?你老子居然舍得让你过来?”

“秦老师,我这不是为了能够跟您多学习一些真本事,总不能被若兰拉下太多嘛。”

玉罗刹看了一眼身旁的李若兰,心上了然。

“你小子跟你老子一样滑头,不过熟归熟,一切都照规矩。”

李若兰自然早就看到了唐玉春,只是她生性腼腆,头撇到了一边。

可就这么一扭头,他忽然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只是屋子里的热气比较大,所以看的不是特别清楚。

“那个谁,你在那边干什么?”

李若兰一喊,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了过去。

顿时令大家目瞪口呆的场面出现了,只见一个小子居然端着一碗泡面再吃,此刻回头,嘴里还叼着一根火腿肠。

李锋有些尴尬,咧嘴一笑:“不好意思,太饿了,没忍住。”

第三章:闻香识方

李锋看着脸色有些发黑的李若兰,神经大条的他会错了意,立马补救。

“李医生,不好意思,泡面和火腿肠我会还给你的。”

李若兰傻眼了,旁人也懵逼了,这时候,玉罗刹出声了。

“不好意思小伙子,你吃的泡面和火腿肠是我小孙子的!”

李锋一看,登时心头一紧,此刻玉罗刹咧嘴一笑,笑起来就像是传说中吃人的猫脸老太太。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赶紧吞了火腿肠,又扒拉了两口面,风卷残云地咽了下去。

随即他打开一旁的药锅,从里头盛了一碗,喝了下去。

这一幕旁人没有在意,可玉罗刹却目光一滞,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顿时有些愣神。

就在玉罗刹愣神之际,李锋居然走过来,拉着玉罗刹的手就恬不知耻地喊了一声:“奶奶,吃了您的面,以后我就是您亲孙子!”

一瞬间,各种碎了的声音响起,四周眼睛碎了一地。

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答案是有,而且就在眼前。

李若兰火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赖,你到底是来测试的,还是来捣乱的!”

李锋一听不由感激地看了李若兰一眼。

好人啊,正愁没机会打岔。妹纸还知道护食,没错,吃了你们的面,我就是你们的人,别感动,哥就是这么有原则!

“你这话说的,我当然是来测试的,这不是我们都等了半天了嘛,都饿了。”

“你还强词夺理,你——”

李若兰肺都气炸了,可这时,唐玉春走到了李若兰身边将她和李锋隔开。

“先生,听我唐玉春一句劝,和女孩子讲话要注意礼貌,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不绅士!请你向若兰道歉!”

李锋看了眼唐玉春,对方虽然在跟自己说话,可视线压根就没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偷瞄一旁的李若兰。

他要是还看不出来,他就白混了,这是想踩他赢取美女芳心,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锋不屑道:“傻逼!”

唐玉春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憋了半天,他也只说了一句:“无赖!若兰,不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傻逼!”

李锋看也不看,又是一句,对付这种故作清高的人,一句傻逼就能让对方像吃了屎一样。

为什么?

因为他装逼啊!一旦还口就是同流合污。

否则唐玉春怎么不还口?

唐玉春气的脸色发青,他本来以为,自己出面报出名号能让对方识趣,结果却没想到碰到个愣头青。

俗话说,穷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不惹穷得乱碰的。

碰到李锋这样的人,唐玉春真是一点招儿没有。

然而李锋却不是有恃无恐,他其实一直在观察玉罗刹,好歹是所谓的四大名捕之一的玉罗刹秦知味。

可就从刚刚自己过来开始,这玉罗刹就好像在神游天外,不停地翕动着鼻子,似乎在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李锋有些受不了了,这老太太,别以为你不动我就不知道,你特么的在我身上想闻出个什么来?

忽然,玉罗刹眼睛一亮,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她再看李锋时眼中出现了一丝笑意,但更多的是无数的疑惑。

李若兰看李锋还在抓着玉罗刹,顿时急了,跑过来一把拍开李锋的手。

“拿开你的脏手。”

李锋也不乐意了,刚刚瞧这妹子很懂事,看到小白脸就变心,枉费他为了一碗泡面决定以身相许。

玉罗刹这时候也回过神来,深深地看了李锋一眼。

李锋顿时有种被看穿了感觉,赶紧笑了笑,急忙退到了人堆里去。

“秦前辈不好意思,我这就排队,那边那个,那个谁,戴眼镜的,就是你,还不来排队,浪费我们时间就算了,秦前辈的时间多宝贵,你耽搁的起吗?”

李锋义正言辞地指着唐玉春,唐玉春顿时就傻眼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扯虎皮拉大旗,这小子真当玉罗刹是傻子吗?

然而大家又一次大跌眼镜。

“好了,小唐去排队吧,闲话少说,下面我就说一下你们的测试题目,若兰。”

李若兰深吸了口气,视线从李锋身上移开,随即又恢复了冷漠的气质,似乎整个热气腾腾的房间都凉了几分。

“这里一共有五十锅《千金要方》里的药汤,你们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在不打开盖子的前提下,将所有的药汤名称都写出来,排名前二十的人通过这次测试。”

此言一出,人群都炸开了。

“不给看,怎么知道?靠闻?可这个学校里面不是都训练过吗?”

大家不是觉得这个题目难,而是觉得很简单。

唐玉春看着大家,忍不住摇头道:“你们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

众人一听,顿时都看向唐玉春。

唐玉春露出迷人的微笑,没错,他确实很帅,加上他身上的光环,很容易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你们看看,这间屋子并不通风,熬了这么久的药,我们鼻子已经掺杂了很多中药的味道,可以说如果靠闻的话,很容易就出错,除非是对中药十分熟悉。”

众人面面相觑,对重要十分熟悉的在座恐怕没几个敢这么说。

唐玉春又叹了口气道:“唯今之计,只有大家凑近一些,集中精神才能分辨出每一个药锅里的药方名称!我想这也是秦老前辈考验我们的地方,大家都努力吧!”

众人深以为然,唐玉春暗自得意,他是中医世家,这种事情对于别人很难,对于自己,早就不在话下。他刚刚那么说,无非是为了拍一拍玉罗刹的马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笑声传了出来,众人一看,李锋已经笑得乐不可支。

“小子,你笑什么?”

一个中年人开口,他不是路见不平,而是想着敲打敲打李锋,来巴结一下唐玉春,希望他一会儿能帮帮自己。

果然,他与唐玉春对视,看到了其眼中流露出的赞许之色。

李锋却找了个椅子做了下来,嬉笑道:“我笑我的,你们还不抓点紧去研究药方,不要忘了,如果交慢了也会被淘汰哦!”

唐玉春看着李锋,忽然计上心头:“你这么说说莫非你已经胜券在握了?”

李锋道:“马马虎虎吧。”

这下李若兰都忍不住了:“你这个人太大言不惭了,难道谦虚一点会死吗?”

李锋无奈摊手:“算了算了,你们忙你们的,不必管我。”

唐玉春道:“既然如此,我向你发出挑战,就比比谁的答案分数高!”

李锋道:“跟我比?你输了给我什么,你就跟我比?”

唐玉春还没说话,李若兰却急道:“就赌我!”

第四章:没脑子的人不配做医生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炸开了锅。

“这算什么,赌老婆吗?”

“什么赌老婆?”

“你不知道吗?这个唐玉春是本市第二大医院仁心医院院长的三公子,你们难道没听说过吗?”

“原来是他,他们唐家可是中医世家啊!听说李若兰就是和他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

李锋听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诧异地看向李若兰:“你就这么不想嫁给这个小白脸?你要实在不愿意我可以帮你赢了他,但是我可不能娶你!”

此言一出,又掉了一地下巴。

“他说什么,他不娶?他凭什么不娶,再说他赢得了吗?”

“算了,你还看不出来吗?”

“看出什么?”

“这小子就是个嘴炮儿,你以为他还有真本事?”

“对对,我记得了,刚刚这小子能进来也是报了前面人的答案。”

“原来是个滥竽充数的!”

李若兰有些懵了,什么意思,不肯娶我?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配不上你?”

李锋为难道:“虽然你挺好,但你比起我未婚妻来,确实差了点。”

李若兰急了,“好,你倒说说,你未婚妻是谁?”

李锋摊了摊手:“你这是在逼婚吗?”

终于,唐玉春听不下去了,“够了,小子,你比不比?你要是输了……”

李锋呛声道:“输了就输了呗,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赌老婆啊!”

唐玉春愣住了,他看向李若兰,李若兰气鼓鼓地看向他,两人都是一愣。

这时候,玉罗刹发话了:“你们是当我老太太不在吗?都愣着干什么!再不开始全部淘汰!”

顿时,大家都反应过来,这里可不是他们平时耀武扬威的地方!

唐玉春狠狠瞪了李锋一眼,随即走到第一个药锅旁边,他先是凑近锅,随即仔细辨别了味道。

十几秒后,他在自己的之上写下了药汤名称——五虎汤。

这下,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赶紧跑到了唐玉春身后,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第一锅汤药的名称。

然而,唐玉春却不着痕迹地冷笑一声。

有人怕是忘了,四大名捕的称号到底是如何来的?

“你你你!你们三个淘汰!”

“你还有你!你们两个淘汰!”

很快,在玉罗刹的辣手之下,场面顿时井然有序起来,但是还有一个例外的,那就是李锋。

李锋悠然地看着一个接一个在凑近药锅闻的人,倚靠着墙,随手在纸上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药方名称,十分轻松。

而那些凑近了闻的,包括唐玉春在内,此刻脸上尤其是鼻头,都已经被热气熏得发红,戴眼镜的都在不停地擦眼镜,别提多凄苦。

唐玉春抬头看向身后,与他隔得最近的一位还在辨认第十三锅,而自己已经在第四十锅了。

再看看李锋,这家伙居然咬着笔,一脸吊儿郎当。

他又看向李若兰,李若兰此刻也看着他,朝他微微点头,似乎是在鼓励他。

唐玉春顿时倍感鼓舞,再不分心,又继续低头辨别,然而这是时候,难题来了。

从第四十一号开始,药的味道都极其复杂,光凭嗅觉辨别根本无法做到,似乎里面的药都似是而非,完全不知道是什么。

这一下,唐玉春在这里反而停了很久,一直到他后面那位已经到了二十七号药锅时,他都没有动静。

李锋看到这一幕,不禁撇了撇嘴,“能不能快点,慢吞吞的,别光靠鼻子闻啊,现在鼻子里都是各种药材的味道,嗅觉早就失灵了!”

然而这话他说的很小声,只有不远处的玉罗刹和李若兰听到了。

李若兰忍不住道:“装腔作势,有本事你倒是把名字都写出来啊!”

因为屋子里面雾气重,玉罗刹并没有注意到李锋,但是她心里隐约已经知道,这小子有点小聪明。

之前,她看到李锋居然敢随便在一个药锅里喝一口药,本来是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当她看到那一锅的编号时,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倪。

那是千金方中的二冬汤,主要有养阴清热,生津止渴之效。而他刚刚吃的辛辣泡面,正是口渴,喝一口二冬汤,可谓对症。

而她相信,既然这小子能这么准确地从这五十副药中找一副药准确对症,自然不会是表面这么轻佻。

所以她忍不住走到了李锋旁边看了看,可这一看,顿时觉的不可思议。

五十副药,整整五十副药,名称编号完全正确,虽然字迹潦草,可见下笔毫无停滞。

奇材,不,是奇才!

玉罗刹双手已经发颤,她将李锋丢在一旁的纸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看了又看,再看看李锋吊儿郎当的样子,她发现自己已经看不透这个年轻人了。

这一刻,她已经有无数个想法,对李锋的来历更是有诸多猜测,能有这样本事的年轻人,他师承绝不会简单。

李若兰也看到了玉罗刹奇怪的样子,急忙过去,可当她看到玉罗刹手里的纸时,顿时就惊呆了。

这五十副药是她自己亲子抓配的,也是她亲手熬制的,自然是对每一个名字都很熟悉。

但她自问,就是她自己,在这样一个充斥着五十副药,包含上千味药材混合的味道中,想要准确地辨别出来,光靠嗅觉根本不可能。

因为她的老师,也就是玉罗刹说过,五十副是极限,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能一下子辨别出这么多药方。

可现在,她看到了什么,她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知道答案!”

这一声不仅让开小差的李锋吓了一跳,更是让唐玉春和其他参赛者也懵了。

唐玉春道:“若兰,发生什么事了?”

李若然结巴道:“他、他、他写出了全部答案!”

“什么?!”

几乎是异口同声,满堂皆惊。

然而,更让人绝望的是,玉罗刹也开口敲定:“没错,他确实写出了所有答案。”

玉罗刹不做回答,因为她知道,依照李锋之前的做法,他一定会洋洋得意,她就不给他推波助澜了。

然而,让她跌破眼镜的是,李锋居然又让她惊愕了,这是干什么,传答案吗?

李锋居然恨铁不成钢道:“你们是不是傻,秦前辈说不可以打开盖子,可又没说只能靠嗅觉,难道你们不会把药倒出来尝尝?”

不少人先是一愣,但随即便恍然大悟。

对呀,闻不出来,尝还尝不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而唐玉春咬牙切齿道:“好狡猾的小子,你以为这点小聪明就能赢,你当秦前辈这么好糊弄?”

“喂,你能不能带点脑子,没脑子的人可不配做医生,这话可是秦前辈说的!”

唐玉春气结:“你——”

却被李若兰提醒一句:“快点呀,后面要赶上来了!”

第五章:都是一些小聪明

唐玉春一听也顾不得许多,他急忙将第四十一号的药倒了一些出来,稍稍一尝,便得出了结果——丹参饮。

而后面的人也纷纷效仿,他们大多数连前十副药都没辨认出来,现在却找到了出路,喜不自胜。

李若兰看到唐玉春已经快要确认最后一幅药,这才回头,冲着李锋道:“别得意,你不过是耍小聪明,算不得什么真本事。”

李锋却道:“放心啦,我虽然赢了,但也不会娶你的。”

李若兰火了:“你什么意思!”

李锋:“什么我什么意思。”

他一看李若兰嗔怒的样子,不由暗叹一声,道:“算了算了,这个第一名我不要了,秦前辈,我可还没交稿呢,一会儿等那小子交了我再交,算我第二好了!”

说着,李锋一把将玉罗刹手里的纸又抽了过来。

玉罗刹看着李锋道:“小伙子,挺有一套,不知道你的老师是?”

李锋眼珠子一转,打起了马虎眼:“我老师就是个普通郎中大夫,不值一提。”

这时候,唐玉春已经好了,他匆忙过来将手里的答案交给了玉罗刹:“秦前辈,我已经好了。”

玉罗刹接过来一看,微微点头道:“能够光凭嗅觉辨认四十副药,你也是难能可贵,不愧是唐家出来的人。”

唐玉春笑道:“秦前辈过奖了,晚辈学艺不精,献丑了。”

这时后面的人陆续跟了上来,其中一人拍马屁道:“唐公子谦虚了,比起某些人真是光明磊落百倍。”

唐玉春一听,顿时投过去一个赞许的目光,但嘴上却道:“哎,算了,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

那人却道:“我们大家都看到了,这小子根本就没有碰任何一个药锅,分明就是之前我们不注意的时候,提前辨认了所有药,这不是作弊是什么?大家说是不是!”

“就是,比赛没有开始之前就偷偷尝药,这不公平。”

一时间千夫所指,李锋缓缓起身,扫视着众人一眼,忽然抽了抽嘴角。

“一帮傻逼,我有说我是用嘴尝出来的吗?”

此言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李锋不屑道:“你们无能就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废物?真是懒得跟你们废话。”

玉罗刹这时候出声道:“都别吵,下面我宣布,前五名可以进入下一项考试。”

“不是二十名吗?”

大家顿时懵了,怎么说变卦就变卦了。

玉罗刹冷笑道:“你们一个个不带脑子,听了别人的办法才完成了测试,还有脸进入下一关?”

一席话说的众人都低下了头。

“我不服气,难道他作弊——”

“闭嘴!”

玉罗刹一瞪眼,顿时把一个还要闹事的家伙给镇住了。

很快,李锋就和唐玉春以及另外三人前往下一关。

临走前,李锋趁唐玉春不注意,回头朝李若兰挑了挑眉,动了动嘴,没有发出声音,洋洋得意。

但一看就知道,他说的是:“哈哈,你被你自己输给我了!”

屋子里剩下李若兰和玉罗刹两人,李若兰气呼呼道:“气死我了,老师,您为什么放他过关,他就是个无赖,骗子。”

玉罗刹摇头道:“不,他说的是实话?”

“实话?怎么可能,您是说,他写的答案不是尝出来的?”

玉罗刹没有回答,只是眼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

李锋五人来到了下一个地方——理疗科室。

理疗科室,一般是针灸、砭石、熨贴、按摩等治病的地方,而这其中最神妙的就是针灸,同样也是最难。

此时,一个光头老人正在看报纸,对于五人的到来他显得不温不火。

他随口道:“小秦就是会体谅人,本来她那边是二十个名额,我这边要刷成十个之内,现在好办了,桌上的纱布里插了二十根针,你们随便拔一根。”

很快,李锋五人各拔了一根。

老头头也不抬道:“比比看,谁的长,谁的短。”

这一看,唐玉春的最长,李锋的最短,而排在中间的三人松了口气。

很明显,这是要抓阄,不是长的淘汰就是短的淘汰。

可下一刻,老头抬头看了五人一眼,却指着中间那个年纪大的说道:“你,淘汰,其他去下一关。”

那人明显懵了,大声问道:“凭什么啊?”

老头幽幽道:“你看看你,五个人里,就你针都抓不稳,当大夫的都肾虚脾乏,想想你平时生活多么糜烂,就不用多说了吧。”

这话一说,顿时李锋他们都憋着笑,匆忙跑了出去,这才大笑起来,而那个大叔则狼狈逃窜。

唐玉春看着李锋,冷哼道:“小子,能过这两关算你运气好,不过第三关我劝你还是不要参加了。”

李锋:“怎么,你还想威胁我?”

唐玉春摇头道:“我不是威胁你,而是奉劝你,最后一关通常都是临床治疗,但是病人一般都是疑难杂症,说到底,前面的事情瞎胡闹就算了,第三项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可别害人害己。”

李锋笑了笑,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是名门出来的,但是我也想告诉你,不要看轻了天下人,中华医术博大精深,会看病的人多了。”

说罢,李锋当先向前走去,唐玉春冷哼一声,一旁的人说道:“算了唐公子,这人不识好歹,一会儿他要是乱弹琴不用我们,自然有人收拾他。”

很快,在一个护士的带领下,四人来到了住院部,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过来,他似乎还有急事,便说道:“你们应该都是有经验的医生,我也不废话了,给你买安排四个病房,你们一人进一个,只要能治好,就算你们过关。”

说话,老人匆匆离开,而护士便带着四人分别进入了四个病房。

李锋一进去,就看到病床上躺着一个年轻少女,少女似乎刚刚睡下,精神不是很好。

看到李锋进来,她努力挤出一丝微笑:“你好,请问你是?”

女孩很瘦,显得眼睛特别大,很明显她遭受了病魔的摧残,可她的笑容,却像坠落人间的天使。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李锋一看女孩的脸色就微微皱眉,随即道:“我是来给你看病的,你先别说话,把手伸出来。”

女孩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伸出手,她的手臂已经剩下了皮包骨。

李锋一搭脉,顿时就眉头一紧,女孩的病不是自己得的,而是被人封了脉。

李锋随即道:“你别乱动,这病不难治,一会可能会有些疼,但稍微适应了就会很舒服,不过你千万别喊出来,知道吗?”

女孩点点头,不疑有他。

可这时,门外的护士却越听越感觉不对劲,什么叫可能会有点痛,适应了就很舒服,还别喊出来,她脸有点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