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要休夫秦书瑶小说by卿妤未删减版在线阅读

2018/10/13

嫡女要休夫!这部重生小说讲述了秦书瑶在知道自己被最爱的人利用之后,重生会幼年!一起来看看秦书瑶之后是如何的吧!看她如何去报复那些伤害过她的人!

小说章节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一章遇人不淑毁清白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二章重回年幼改宿命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三章想法子讨好祖母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四章鬼鬼祟祟有阴谋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五章闯火场奋身救人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六章老夫人试探众人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七章可琴受辱得庇护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八章吴氏受罚心不甘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九章吴氏下毒被识破

第一卷风云暗涌-第十章主仆两商量毒计

章节试读

因为这次意外,秦家的宴席早早的就散席了,秦雪茹因为掉入池中受了风寒在房中休养,而知道真相的吴氏,为了表现出她的温柔大方,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不但不敢责怪秦书瑶,反而还安慰她,让她不要放在心上。

“三妹,你喝点热姜汤,暖身子,这样好得快。”这几日,秦书瑶为了表现自己的姐妹情,几乎天天去秦雪茹院子里呆着,顺便嘘寒问暖的。

“我不喝,我就不喝,难喝死了。”秦雪茹看见秦书瑶,早就气得发抖,但是又被母亲告诫过不能把事情说出去,免得让人以为是后母容不得一个孤女,故意诬陷,所以这会儿看着秦书瑶的脸,虽然恨不得扑上去撕了她,但是也只敢拿着姜汤发发小脾气。

“三妹,姜汤虽然难喝,但是却能让你好的快一点,你乖乖喝了姜汤,姐姐买只漂亮鸟儿送你好不好?”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秦雪茹的脾气再也控制不住,猛地掀翻了汤碗:“你滚,你给我滚,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掉进莲池里丢人现眼。”

虽然秦书瑶躲得快,但是滚烫的姜汤还是有一部分洒在了她端着托盘的胳膊上,秦书瑶痛得闷哼一声。

“雪茹,你这是干什么,你姐姐是疼你才这么天天过来伺候着你,你不但不感激,还乱发脾气,你母亲是怎么教导你的?”已经在门外站了有一会儿的秦大老爷秦梁,本来是很满意于最近这母慈女孝、姐妹情深的情形的,但是这会儿秦雪茹的任性,让他十分不悦。

“父亲,都怪我不好,没有好好地照顾三妹,不然她也不会失足掉下池中受这么些苦,她生着病,心情不好是正常的,您就别责骂三妹了。”秦书瑶拉着秦梁的胳膊,十分自责,又为秦雪茹求情。

头几天秦梁听到三女儿掉进莲池的消息之后,心中确实有一些埋怨大女儿,但是这几日见秦书瑶自己身体没有全好,还天天过来照顾三女儿,而且本身三女儿性子活泼,自己掉进莲池,也确实怪不到正在生病的大女儿。

而且他日常,对大女儿疏于关心,她却这般知书达理,反而是放在手心的三女儿,现在这般暴躁无礼,还伤了来照顾她的大女儿,不由对大女儿有些愧疚。

“她自己性子跳脱掉进莲池,这又怪不得你;再说,你也还病着呢,赶紧回去休息养病才是,以后就不要天天过来照顾雪茹了。”秦梁沉声道。

秦书瑶听到这句话心中欢喜地很,前世秦雪茹就是这般模样,不停的在秦梁面前哭诉,最后秦梁反而还怪是她自己笨没有站稳。

这一世,她便也用同样的法子,让秦梁觉得是秦雪茹性子太过跳脱才会掉进莲池,虽然秦梁还是有些心疼秦雪茹,但也不会总觉得是她不好。

不过秦书瑶知道不可能立即就让秦梁对她改观,所以也没强求,她听话的点点头:“那女儿不打扰三妹休息了,等明儿我再来看三妹;天冷,父亲您也要多注意身体。”

秦雪茹躺在床上又气又恨地看着秦书瑶卖乖讨巧,她虽然不大清楚为什么秦书瑶反应那么快,竟然瞬间就逆转了形势,但是秦书瑶推了她一把的事情,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只是苦于没有任何证据不能告状罢了。

她现在极其懊恼,就不应该把所有丫鬟都遣散了的。

第二天,秦书瑶自己留在屋里静养,让静月去看望秦雪茹,等静月回来,秦书瑶让静月去厨房吩咐厨子炖了莲子红枣汤之后,亲自送去了荣寿院。

荣寿院住着秦梁的母亲,也就是秦书瑶的祖母秦老夫人。

秦老夫人性格孤僻年龄又大了,所以喜欢幽静的环境,住到了荣寿堂之后四处都是静悄悄的,平日也鲜少让人过来,所以守在门口的小丫鬟看到秦书瑶之后,也微微一愣,但是还是含笑掀起了厚厚的帘子,脆生生道:“老夫人,大小姐来看了!”

刚念完经正在和陆妈妈聊天的秦老夫人听了,忍不住皱了皱眉,抬起头时果然看到秦书瑶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

秦书瑶穿着一袭素色织锦对襟襦裙,头发也只是随意的挽起,用一支海棠花簪别住,虽然简单却一丝不乱,巴掌大的脸蛋有些羸弱和苍白,一看便知还没有恢复好。

秦书瑶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笑着道:“孙女听说前些天祖母为了孙女的病费了不少的心,还特地为了孙女去请了冯太医来看病,现在孙女病已经好的大半了,所以特地来祖母这儿谢恩。”说完又是行了一礼。

秦老夫人看着秦书瑶乖巧伶俐却面色苍白的模样,虽然心中不是很喜欢这个怯懦的大孙女,但毕竟也是自己骨血,心中有些不忍,便让人端了托盘走,又让陆妈妈拿个圆凳让她坐下来。

从前老夫人对怯懦的秦书瑶没有多大的好感,此时虽有些不忍,但语气还是有些冷淡:“我知道你这个孩子乖巧懂事,只是你身子还未全好,还是多在屋子里休息休息,就不用来看我这个老太婆了。”

秦书瑶坐在了圆凳上坐的笔直,乖巧的点点头:“孙女已经好多了,所以让厨子给祖母做了一碗莲子红枣汤,不知合不合祖母的口味。”

秦老夫人眼皮都没抬,冷淡道:“我这个老婆子哪能吃的了这种好东西,还是留给你们吃吧。”

秦书瑶知道想要讨好秦老夫人没有那么简单,也没强求,只是笑着道:“是孙女考虑不周!”

“我也乏了,你下去吧。”秦老夫人挥挥手轻声道。

秦书瑶站起身,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才退了出去;现在的她势力太过单薄,一定要找一个强硬的后台才行,而秦老夫人,便是最好的人选,也是唯一的人选。

接下来的几天,秦书瑶都是每天去一趟秦雪茹的如意苑,然后再顺道去秦老夫人的荣寿院,也不多做什么,就是简简单单请个安,说几句贴心的话。

因为她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秦老夫人这么大的年纪,看过的听过的讨好谄媚,不知道有几凡,若是太急功近利,反而会惹得秦老夫人更加厌恶她。

冬去春来。

秦书瑶重新活过来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如今已是早春三月。

算算日子,秦书瑶带着两个丫鬟到荣寿堂,果然看到陆妈妈正在指挥丫鬟收拾东西,便装作好奇问道:“陆妈妈这是要去哪儿?”

这些日子下来,虽然秦老夫人还是不咸不淡的,陆妈妈倒是对她慢慢和善了起来,闻言陆妈妈笑着回答道:“老夫人说想去烧香拜佛,还想再去山上住一段日子,所以老奴正在收拾东西呢。”

果然,是和前世的一样,只是今世,有她在,自然不会再让秦老夫人半身残废了,而这也是她赢得秦老夫人信任的绝好时机。

非是她不重亲情只看功利,她也是极其敬爱秦老夫人这个祖母的,毕竟自己生病的时候,她也很是关心的,只是目前,她身不由己,迫切需要一个靠山,能让她免于接下来的苦难。

“祖母,孙女想陪您去寺里烧香拜佛,顺便也能陪着祖母解解闷,您就让孙女去吧。”秦书瑶走进了里屋,对着秦老夫人轻声道。

秦老夫人手中正拿着檀木做的佛珠,淡淡道;“寺中清苦,你不怕闷得慌?”

“不怕。”秦书瑶摇头道。

“既然如此,那就跟着我同去吧。”至始至终秦老夫人语气都是淡淡的,不冷不热。

对于秦老夫人这样的态度,秦书瑶早就习惯了,前世,就是因为秦老夫人性格孤僻,而秦书瑶自己性子怯懦,有些惧怕秦老夫人的冷眼,所以才极少来荣寿堂。

秦书瑶知道,秦老夫人这一次去寺中会遇到火灾,而且因为那场火灾,秦老夫人半身残疾;而也就是因为秦老夫人的半身残疾,秦家大大小小的事情才会都归大夫人吴氏打理,没有了秦老夫人制衡的吴氏,更加肆无忌惮。

“那孙女也回去收拾收拾,等会儿再同祖母一块儿出去。”秦书瑶站起身轻声道。

秦老夫人微微颔首:“你去和你母亲说一声,若是她不同意,那么你就在家里待着吧。”

闻言秦书瑶有些疑惑,难道自己真的令秦老夫人如此厌恶,竟然连这个都不愿意带上自己?

她回想起前世,自己最后会和秦家闹翻就是因为在秦家,她得不到任何人的关爱,所以才会义无反顾的跟着韩世筠,即使后来知道亲妹妹秦可琴会因为她卷走了生母留下来的所有嫁妆,而被吴氏嫁给一个无赖,她也还是没有后悔当初不顾一切把嫁妆全部抢走。

前世的她是自私的,最后落得那样的下场也是活该。

一眨眼,已到了吴氏住的潇湘苑,门口的丫鬟已经帮她卷起了珠帘,秦书瑶走进屋内,对着吴氏福了福身子把来意说了一遍。

吴氏喝了一口茶把茶盏放在案几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你想陪老夫人去寺里烧香拜佛,也是一件好事,只是千万不可调皮惹了老夫人不快。”

秦书瑶还以为吴氏会故意找借口不让她去,没想到这一次吴氏竟然这么痛快,她又福了福身子,浅笑道:“女儿明白!”

“只是你身边的人年龄都太小了点,怕冲撞了老夫人,不如我送你一个稳妥的丫鬟,免得你那些丫鬟不懂事得罪了老夫人。”

秦书瑶自然不会拒绝,笑道:“还是母亲考虑的周到。”

吴氏见她比从前乖巧许多,甚是满意,指着站在她身旁的丫鬟道:“她叫茶香,以后就让她来伺候你。”

秦书瑶看了一眼茶香,笑道:“多谢母亲。”

从吴氏那儿回来之后,秦书瑶便命丫鬟们收拾东西。

“别带太多,老夫人只是去避暑,过几天就会回来。”茶香一到馨香院便开始张罗着一群丫鬟做事。

秦书瑶看着忙碌的茶香,又见魏紫在一旁积极的帮忙,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她放下手中的茶盏,对着茶香道:“这些东西都由小丫鬟处理就行了,你是母亲送来的,这些粗活哪里轮得到你做呀,你也赶紧歇息歇息吧。”

茶香也没客气福了福身子道:“多谢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