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总裁爱上瘾全文阅读_傅墨言穆轻轻大结局阅读

2018/10/13

《薄情总裁爱上瘾》是由“云烟浅浅”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傅墨言、穆轻轻,穆炎庆一如既往地叮嘱自己要做好一个为人妻子的本分,穆轻轻差点就要将穆云飞车祸的真相脱口而出,可话到嘴边,她还是自私地咽了下去。

第一章:终于她成了他的新娘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房间内熟睡的穆轻轻,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房顶她呆愣了两秒,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自己现在是在自己跟傅墨言结婚的新房。

感受到身下柔软的大床,穆轻轻深呼一口气,嘴角一弯,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终于,她成为了他的新娘!

“进来!”

敲门声越来越密集,打断了穆轻轻那满心的喜悦,心中升起一股烦躁,淡声开口回应了那仿若催命般的敲门声,心里已经打算等明天她一定要好好跟这别墅里的佣人立一下规矩,以后没要命的事儿就不要来打扰自己睡觉了,今天是第一天,自己暂且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计较了。

“太太,先生回来了,让您立刻下去见他。”

佣人得到回应,推门而入,轻飘飘地看了一眼身上的鲜红色礼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掉的穆轻轻,低头道。

“墨言回来了?你们怎么不早说啊!真是的!”

穆轻轻闻言,欣喜若狂,赶紧下床,胡乱地穿好拖鞋,不再理会静立在旁边的佣人,夺门而出,自然也没有看到佣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幸灾乐祸。

“墨言,你回来啦!”

穆轻轻雀跃的声音极具穿透力,从楼梯处传到了别墅一楼的客厅,惹得坐在客厅沙发处的人微微皱了下眉头。

“墨言,你说你有急事,我还以为你今天……”

虽然没有得到回应,穆轻轻却还是十分热切地继续开口,像是生怕好不容易回家的男人受到了冷落一般,可话说到一半,她却失去了声音。

她怎么在这儿?

“墨言,你带客人回家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我也好准备一下招待莫小姐呀!”

短短地震惊了几秒后,穆轻轻嘴角一勾,脸上堆满笑容,一边说一边走向坐在自己男人身边如一朵幽兰的温柔女人。

这个女人到底是有多厚的脸皮啊,到了今天,还好意思缠着傅墨言不放手!

“穆小姐,不好意思啊,打扰了!墨言,要不我还是回去吧,太麻烦你了,你放心我一个人在家没事儿的。”

坐在傅墨言身边的莫知夏看到一脸热情的穆轻轻,不安地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先是表情不自然地对穆轻轻寒暄了两句,然后又扭头朝身边的男人小声建议道。

傅墨言面色一冷,抬头瞪了一眼穆轻轻,“穆轻轻,这是我傅墨言的家,我带谁回家还需要跟你报备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指手画脚的?”

穆轻轻脸上的笑容凝固,骄傲如她,在爱人面前,她选择了低头,可惜,对方好像并不领情。

“墨言,我……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这个家,不只是你一个人的!”

穆轻轻站在傅墨言与莫知夏两人跟前,浑身发冷,多年来养成的骄傲却让她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还继续忍气吞声,只得冷着脸,义正言辞开口道。

真是个虚伪做作的女人!

傅墨言看着眼前这个满面倔强的女人,眼底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这个女人终于不再演戏了,之前为了讨自己爷爷欢心,委屈求全,一副贤惠大度的模样,害得自己爷爷以死相逼,逼自己娶她,现在目的达到了,这么快就露出了她真实的嘴脸,还真是让人恶心!

“穆轻轻,我警告你,这个家跟你没有半分关系,还有,叫你来,不过是想告诉你一声,以后知夏就住在这儿了,你最好给我收起你的那些小心思,不要欺负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傅墨言的话一出口,让穆轻轻心一沉,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你是说她要住进我们家?”

穆轻轻的话一出口,坐在傅墨言旁边的女人又微微抖动了一下身子,傅墨言神色一顿,最后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受惊的情绪。

“穆轻轻,以后在知夏的面前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气,说话给我小声一点儿,别吓到她了,你不要仗着有爷爷给你撑腰,就想要为所欲为,我傅墨言最讨厌你这种满腹心机的女人了,这个家,我说了算!”

“墨言,别说了,穆小姐肚子里毕竟还怀着你的孩子。”

莫知夏抬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穆轻轻,状似不忍地开口劝解傅墨言道。

“我跟我丈夫的事儿不要你假好心,你闭嘴。”

穆轻轻二十多年来养成的骄傲让她怎么也不能忍受莫知夏脸上故意露出来的怜悯之色,再次不顾傅墨言的警告,朝莫知夏吼了起来。

“啪!”

穆轻轻捂着自己的右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起身走到自己跟前的男人,他竟然打自己?

“穆轻轻,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不长记性,不要以为你肚子里多了一块肉我就会容忍你的放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以后知夏受了半分委屈,为你是问!”

傅墨言收回自己发烫的手掌,直接忽视女人脸上破碎的表情,再次回到莫知夏的身边坐下,恶狠狠地威胁还在发愣的穆轻轻。

“傅墨言,你怎么可以打我?从小到大,我爸爸跟我哥哥都没舍得动我一根手指,我那么爱你,你竟然为了别的女人打我?”

穆轻轻终于崩溃了,瘫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你不是只要我的爱吗?我成全你!我的爱就是她,从今以后,她就是你的天,若她有分毫损伤,我必定千倍奉还!”

傅墨言看着地上伤心欲绝的女人,冰冷不屑地开口,“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受不了,赶紧给我滚!”

滚?

穆轻轻心中一惊,慌忙摇头,不,她不能放弃,当初为了跟他在一起,自己受过多少白眼与委屈都没想过退缩,现在终于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自己更加不可能放弃了!

不就是一个莫知夏吗?这些年自己已经赶走了傅墨言身边无数个女人了,这个女人自然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一手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穆轻轻的眼神变得坚定,伸手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她挣扎起身,站在傅墨言与莫知夏的面前,冷静而又傲然道:“傅墨言,你不用费心思赶我走了,我是不会走的!”

她的话一出,窝在傅墨言怀里的莫知夏双眼微眯,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有意思!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能忍,那就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吧!

傅墨言也想不到这个嚣张跋扈,傲慢无礼的穆轻轻面对自己如此恶毒的刁难还能忍气吞声,不由地呆愣了两秒。

“你还真贱啊!”

最后,傅墨言面对这样的穆轻轻也是无语了,丢下一句话,拉着满脸羞涩的莫知夏上了楼,不再理会如木头般杵在客厅中间的穆轻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穆轻轻脸上的表情终于碎了一地,呆站在客厅中央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感觉到自己的肚子隐隐有些痛,她才回过神。

拖着沉重的身子,穆轻轻慢慢爬上了二楼,站在楼梯口,看到主卧门外扔得乱七八糟的行李,她再次呆住。

“太太,先生说了,以后他的卧室没有他的允许,您都不许进,还有,您的行李先生已经让我们全部清理出来了,请问如何处理?”

别墅的管家,张姨是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女人,长着一张严肃的脸,看起来十分的不近人情,站在穆轻轻的身边,呆板地开口道。

“就放到主卧旁边的那间次卧里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