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困爱牢_容尘陆小晴在线阅读

2018/10/13

《情困爱牢》是一本由作者花月所写的古代爱情小说,小说中的男女主角是容尘、陆小晴,主要讲述的是容尘、陆小晴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这个尘王爷从跟她大婚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半点动情的模样,尘王府里也没有十分得宠的姬妾飞扬跋扈的来给她一个下马威。

?

第一章你真的要杀我

皇帝正在围场狩猎,看见身边的太监追着一只白色的鸽子。

搭箭拉弦,精钢箭头带着烈烈寒风就穿透了那只白鸽的胸膛。

白鸽扑棱了一下,接着就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小太监吓得立马站住,接着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

皇帝英气的的长眉微微挑起,睨着地上跪着的小太监:“你是有什么事要禀告朕?”

小太监不敢抬头,只是偷偷看了地上的那只白鸽一眼:“回,回皇上,皇上您刚才所射下的那只白鸽,是尘王爷军营里飞出的信鸽。”

皇帝长眉舒展,垂眼看着地上的信鸽,果真发现在信鸽的一只脚上有一个绑着红绳的竹筒。

“把信拆下来。”

“是。”

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忙应了,然后跪着去捧那只信鸽,小心的从信鸽的脚上将那封飞鸽传书给解下来。

“念给朕听听。”

大太监将染了鸽子血的飞鸽传书舒展开,辨认上面的内容:“尘王病重,尘王妃陆小晴大胆传书,请皇上御赐药材,百年灵芝三株,千年红参三株,当归,艾草,鹿茸,阿胶各百两。”

皇上听见陆小晴这个名字的时候,薄薄的唇扯出一个浅浅的笑意:“这个尘王妃果然是精通医术,要的药材都是千金难买的好药呢。”

大太监不敢说话。

皇帝伸手,太监立刻将那封飞鸽传书弯腰举过头递到皇上的手里。

皇帝垂眸看上面的字迹。

字迹并非是女子那样隽秀,而是一种属于男子的潇洒苍劲,字体风流凌厉,叫人看一眼就会深深的记住。

他一向喜欢美人。

得知陆小晴是卫国京都里屈指可数的大美人,所以听从太后的主意宣旨让陆小晴进宫为后。

只可惜,这个陆小晴家里突生变故,毁了容貌,他只好遗憾的将后位给她的妹妹陆婉柔。

可惜那个陆婉柔,远远没有这样的才学。

将手里的传书重新给太监,他浅笑着启唇:“让御药房赶紧配药,八百里加急送去。”

“是。”太监领命。

皇帝将手里的弓箭递给身边伺候的侍卫,稍稍抬眼望天:“尘王爷康复后即刻回京,他大破大月氏有功,朕要为他设宴,请她的王妃一起来。”

他现在,居然很想看看这个名不见转的王妃究竟是副什么模样。

传说她毁了容貌,那么她到底是丑陋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呢?

想到这里,忍不住眼里都有些难以察觉的笑意。

伺候皇帝的人都觉得皇帝的心情忽然好了许多,在皇帝去更换便装的时候,太监问道:“皇上,回盘龙殿吗?”

“不,去皇后那儿。”

八百里加急送去边疆的药材果然是好药。

尘王爷最忠心的护卫金石叫人把药材按照王妃分配的比例搭配好,之后慢慢煎出来送去给王爷服下。

陆小晴就在帐子里的虎皮椅上打盹。

“师姐,你真的要杀我?”陆小晴再次问道。

“小晴,组织有命令,你安心的去吧!你的家人我会照顾的!”

紧接着便是一声枪响。

陆小晴从睡梦中惊醒。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多月了,她还是经常会做这种噩梦。

来自21世纪的她,很快便适应了这个陌生的世界,而且上天似乎给了她一种能预知自己未来的能力。

突然听见耳边有咳嗽声,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贴身丫鬟连珠忙过来告诉她:“王妃,王爷醒了。”

陆小晴松了松筋骨,伸懒腰:“果然是破罐子熬过百亩桶啊,这有病的人阎王更不会轻易收了去。”

说完,在连珠还在回味前一句话什么意思的时候,就走过去看容尘王爷。

她穿着一身浅墨色衣裳,边上是白色的兔毛,脖子上围着白狐狸毛制成的围脖,衬得下巴尖尖的。

一进屏风后面,金石就识趣的端着药碗退了出来。

“王爷的药喝完了吗?”

金石点点头:“喝完了,王爷想要见见您。”

陆小晴揉了揉脖子,走进去:“不用太感激我,喝了这么多补药,就是死人也能补成喘气的。”

金石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端着药碗闷头出去。

陆小晴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之后才调整表情绕过屏风往床榻边走。

刚走到床榻前,就听见一声剧烈的咳嗽声。

这让她不禁皱眉,加快了步伐:“王爷,你怎么样?”

容尘听见她的声音,用帕子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平复了喘息,抬眼看她。

陆小晴觉得容尘这幅病重的模样实在是叫人心软的好看,不禁遥想当年自己的母亲给还是孩子的尘王爷下毒的时候是何种心情。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安抚:“王爷,你尽可放心,将离之毒的解药我会尽快研制出来的。”

容尘完全不关心这个问题,眼波淡然的望向她:“你都要给我吃了些什么补药?”

“人参灵芝,鹿茸之类的,怎么,王爷你出现不良反应了吗?”

容尘的耳根有微微的红意,眼神冷薄:“补得太过了。”

她这句话引起陆小晴的无限遐思,眼神不由自主的就从容尘的脸上,一寸,一寸,又一寸的往他的身下移动。

就在移到那个男人的关键部位的时候,容尘突然咳了一声。

陆小晴一下子回过神来。

“你在看什么呢?”

陆小晴慌忙摇头:“没,没,没,没有。”

她只是在想,这个尘王爷从跟她大婚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半点动情的模样,尘王府里也没有十分得宠的姬妾飞扬跋扈的来给她一个下马威。

你说,这是不是王爷不能人道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双眉忧郁的蹙起。

接下来容尘说的话她都一味的当成了耳旁风。

“金石告诉我,皇上命人传来圣旨,让我醒后即刻拔营赶回京都,明早就拔营启程,你觉得怎么样?”

她没应声。

容尘又说:“你的身体能撑得了吗?”

陆小晴还是没有应声。

尘王爷能不能人道让她十分的纠结忧心。

如果尘王爷因为是个病秧子不能人道,那么守活寡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啊。

容尘见她一脸忧思,索性不再说。

陆小晴的视线却还是兜兜转转,最后定格在了容尘身上某个特殊部位。

容尘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脸上一冷,阴测测问他:“看什么呢?”

陆小晴听出他话里的恼意,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挂起来,盈盈起身:“王爷,你身体暂时还虚弱,等到再养两天,我们就可以拔营回京了。”

容尘没有对她的救命之情表示感激,陆小晴虽然很想挟恩求报,但是暂时也没有想好挟恩求报的话让对方报答她什么比较好。

离开容尘的帐子以后,她就飞快的写了张药方,交给连珠:“去,下一次按照这个药方来抓药。”

连珠一看上面的药材,鼻血都快流下来了,很怀疑的看着自己的小姐:“小姐,单从牛鞭这一味药来说就能看出你居心叵测啊!”

陆小晴神色凝重:“这件事事关重大,你尽管去,哪来这么多废话。”

连珠被赶,只好点点头:“那小姐你等一下,我去附近村子来要这味药,咱们军营里肯定没有这味药。”

陆小晴算是答应她了。

之后在帐子里叫人弄了纸笔过来,用加减法算从尘王府带来的银票用了多少,还剩下多少。

算完之后伸了个懒腰,才发现这次还没能把尘王府给一次性掏空。

连珠过了一个时辰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金石。

连珠脸上神色很难看:“我一说要去附近的村子取一味药,金石就跟着去了。”

“那你取到了吗?”

“嗯。”连珠将药包拿出来,“一开始药店那人还不肯给我,结果我让金石将刀拔出来半截,他立刻就乖乖把镇店之宝拿出来了。”

“你们两个真够仗剑欺人。”陆小晴将药包给拿过来,然后看了看那玩意儿的确可以入药之后就叫连珠派人去煎药了。

这天晚上,容尘喝完了药,陆小晴就一夜无眠的等着金石来叫她去急诊。

结果等了整整一个晚上,也没有什么动静。

天亮的时候,她终究是忍不住疲惫的昏睡过去。

睡着之前脑海里还迷迷糊糊的回荡着一个想法--王爷不能人道,本王妃是不是要出墙比较好?

可怜了我一枝梨花压海棠!

唉……

再清醒过来大的时候已经是在赶路的马车上,旁边有熏香的味道,袅袅娜娜的香烟从香炉里冒出来,衬得整个马车里如同仙云缭绕一样。

顺着下紫金香炉望旁边看,是裹着白色狐裘的容尘。

此刻他正闭着眼睛在养神。

陆小晴从软榻上坐起来,发现这马车的空间也真是不小。

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发现容尘端坐着假寐,没有打扰她,卧倒了继续睡。

毕竟,王爷不能人道这个事实让她十分的伤心。

虽然本来是要一纸休书的,可是现在好歹也是救了王爷一条命,凭着这个救命之恩,她不在王府里过的风光一点就觉得可惜了。

更何况,本尊的母亲死于陆家火灾之中,总要将火灾的线索都理得清清楚楚,找出谋害本尊亲母的真凶来。

从边疆回京的马车在路上走了七八天。

等到了卫国京都的时候,老百姓已经全都知道尘王爷成功阻截了大月氏。

老百姓夹道欢迎。

陆小晴一掀帘子,马上就有人惊叫--

“快看,那是毁了容的王妃。”

“丑八怪!”

陆小晴嘴角抽搐一下,在回到王府之后直奔清月坊。

容宁已经等得很不耐烦。

容宁是尘王爷的王叔,只比容尘大几岁,但却一直神经兮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