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妾by许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8/10/13

《贵妾》是由“许陆”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沈薏,沈薏被卖入黎府,为府上唯一却有些痴傻的少爷黎维的婢女,当李嚒嚒告知,她是黎维的妾时,沈薏唯一的幻想也被破灭,犹如天塌下来,沈薏却躲闪不及……

第一章入府

沈薏虽觉自己凄惨,却从不知庇护她的祖父沈雨去后不久,父亲沈青酒后那话将她变卖是真的。

当她与沈青一同来到埖阳镇上,被逼迫到一大户人家后门时,她终是有些不敢相信,惶恐,眼中打框的泪珠也随着那开启的门缓缓掉落,言语带着诸多不愿叫了她从懂事就再未叫过的言词,心凉透地乞求道:“父亲。”

她希翼的希望沈青告诉她,眼前的场景只是一个假象,她依旧会是他的女儿。

沈青却并未经沈薏那一声而所动容,只那门敞开后,接过那开门的婆子递过来的钱银,丢下句“好好做事。”便转身离去。

“小姑娘,跟着进来吧。”开门的婆子任沈薏站了会,便对朝着明明眼前已看不见那身影,却依旧落泪的沈薏温声道。

那不停留的脚步,那般无情,沈薏擦干脸上的泪珠。

下一刻,那婆子便见着沈薏往那狭窄的巷口跑去,拐了个弯,不见踪影。

那婆子却并未慌乱,未走几步,对片刻又因前方几魁伟的人退回来的沈薏道:“跑什么跑,你父亲是送你来享福的。”

说完便强挽着沈薏胳膊往后门走去,又依旧温声的暗示她,给个枣道:“若不是你身份不同,这会你怕是要挨上几棍了。”

沈薏却未明,只些许疑惑,些许怨天。

从后门跨进府里,那婆子便见着沈薏又不停的掉泪,便有些不忍的些微放软言语道:“这荒年,能吃饱饭你就该笑了。况府里会山珍海味的伺候你。”

一路上逼真的假山假景,沈薏却无心顾忌,虽那婆子说了那些言语来宽慰她,她却也不知好坏,反而心里更加惶恐。

直至再走过一月拱门,挽着她的婆子似真只为她好般说了几句,便不再说了。沈薏那眼泪也慢慢停下,接受现实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我该做何事?”

“伺候好你的主子就行了,伺候好了,荣华富贵便是你的了。”那婆子依旧那么和蔼,指点着眼前的小姑娘。

“我该称你为什么?”眼前婆子的好说话,而她也似乎无法逃脱,沈薏便心死的提问。“姓李呢。”李婆子脸上展开皱皱的笑容,轻拍了拍沈薏粗糙的手道。

有些拘谨的道了声:“李婆子。”

“哎,多看看周遭,熟悉熟悉些。”不知不觉沈薏与李婆子又走过了一处回廊。

当沈薏跨入那门匾上苍劲有力的“生平乐”的门槛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隔着大片莲花的凉亭中一少年似在作画的背影。

沈薏快速撇了一眼,便垂眼,那大概是她的主子吧?似乎是个君子。

李婆子带沈薏来到耳房,便道:“你就住这儿了,床旁有身衣,你换了吧。”

沈薏再来不及问什么,李婆子便已出了门。

换下那身素白的裙衫,穿上李婆子所说的衣裳,沈薏竟觉,格外的合身。她也不知道大户人家是什么样的,她便未多想。

第二章妾室

“你说那姑娘什么心性?”黎府老太太隔着罗帐询问着。

“进府前,跑了次,怕是不愿的,因不是个贪的。人比画上的却是好看许多,算是通彻知礼。”李婆子如实回答。

“人你便先带着吧,让她伺候维儿几日。”黎老太太虽知李婆子说的是实情,却依旧有些不放心道:“盯着点儿,退下吧。”

李婆子退下后,站在一旁的丫鬟黎玉雯透过罗帐依稀能见黎老太太还未入睡,便轻声询问:“老太太,可要再睡会?”

“你觉那姑娘如何?”黎老太太静默了会,出声却又是一问话。

“奴婢看,因是个端庄的姑娘。”黎玉雯听黎老太太那么一问,便忙拿过衣物服侍黎老太太起身。

“怕就怕心性不端。”黎老太太叹息道。

数日前,黎府门前突来一道士,嘴里囔囔着黎府有血光之灾。有奴才上前驱赶,那道士竟有板有眼的说着黎府逝去的少奶奶和少爷何时何地因什而逝去。驱赶的奴才自是不晓,也不信,正要和几奴才打骂那道士时,恰这幕被出府的何妈妈给瞧着了。

那道士说的确是不落的。何妈妈把道士引到黎老太太身前。黎老太太竟也信了,驱退众人,黎老太太便问道士那血光之灾该如何解,那道士也不隐瞒,说方圆之外有与府里痴傻的少爷八字十分合的姑娘,娶为少奶奶血光之灾便可解了。

若他人来看,便会觉着有些荒唐,可黎老太太却是心惊,道士所言与她一日前那所梦到的菩萨解说那黎府的劫难,正差不离,只她那菩萨梦里那姑娘的身世家底更为详细。

黎老太太派人打探,请来媒婆寻问,确有那么一人,确都对的上。只沈家的名声不好,沈家俩女子竟都为怪病逝去,即使沈雨为村里的教书先生。却也惹人口舌,而沈雨去后,名声也越传越差。

沈家的名声,沈家的家底,黎老太太并不愿他们黎府的家业,落在那名誉还端不端的一贫家女的手里。哪怕黎府的少爷是个傻子。但若按门登户对,他们黎府的少奶奶再怎么也轮不到沈薏来当。

黎老太太便暗中使人从沈青手里买下沈薏。若问沈薏为黎家什么人?有黎老太太在一日便是妾,也顶多是个妾。沈薏已等得有些心慌,正要出门看看时,那禁闭的门却又被推开,李婆子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下换了身衣裳的沈薏,便笑吟吟道:“姑娘换下粗布裳,就是跟方才不同了。”

沈薏低头不好意思的抿嘴笑了笑。

李婆子又慈爱道:“以后老奴便是教导沈姑娘府里规矩的嚒嚒了。若老奴有不知轻重的地方。沈姑娘可别放在心上。”

?

第三章 敌意

这几日,李嚒嚒算是教全了沈薏礼仪,沈薏的聪慧她也看在眼里。逐黎老太太传话,她便往好的说:“府里的规矩,沈姑娘只几日便学了个全。伶俐着呢。”

走在漆黑的路上,李嚒嚒觉着这一趟传话,真快的很,黎老太太问了句沈薏近日如何,便未再问其它。

不出所料,她以后便因是沈薏的人,对于黎老太太未挑刺,黎府现仅有的俩准女主子,李嚒嚒是乐意看着俩人和睦相处。

黎府中除黎老太太,却并不知沈薏本应是道士所说,菩萨梦里所解,黎府的少奶奶。

第二日早,李嚒嚒便带着沈薏去给黎府唯一的黎维黎少爷请安,告知她从今日起便是她来伺候黎少爷,也宽慰道李嚒嚒却也会伴在沈薏身边。

沈薏心中是有些忐忑的,到李嚒嚒所说的黎少爷寝房中,却被眼前的那幕给惊着了。

沈薏俩人到达黎少爷寝房外,还未走近,便瞧着那门竟是敞开的,李嚒嚒谩骂几句奴才的不长眼,沈薏才跟着李嚒嚒进了寝房。

寝房内,她几日前所看到的君子身上竟有位女子,那女子不同于她的穿着,媚而美,衣着暴露,手上拿着瓷勺在比肩的位置,那黎少爷凑过去。那女子便把瓷勺快速偏移过去,娇嗔着:“黎少爷可没答应茹儿的事,黎少爷可得先答应……”

“王茹!”李嚒嚒也被眼前这幕给惊滞,直那名唤王茹的女子娇媚的开口,李嚒嚒才上前使力把王茹从黎少爷身上给拉下来。

王茹似乎才发现房中有人,正了正身,扣上那裸露肌肤的环扣。又娇媚的朝着怒瞪着她的李嚒嚒道:“这不是伺候黎少爷用膳。”

“王小姐可管好自个儿!”李嚒嚒怒气难消,却也只能任王茹那般嚣张的走出寝房。

王茹从沈薏身旁走过时,沈薏也不知是不是多想的,那王小姐对她的低眉顺眼竟有万般鄙夷,万般敌意。

直至王茹走出房中,黎少爷才突然明白所发现的事,孩童般的朝着李嚒嚒囔道:“茹妹妹那是在喂本少爷用食,李嚒嚒怎能赶走茹妹妹!”

李嚒嚒也不知怎向天真的黎少爷解释方才所发生的事,只好一一掩过:“哎,王小姐那是有事,老奴来伺候少爷。”沈薏听着黎少爷与李嚒嚒的对话,心中又激起一翻波澜。

“沈姑娘,你便收拾桌上的残迹吧。”经方才的事,虽沈薏现做的本应是伺候人的事,李嚒嚒却也不好意思再让沈薏来伺候黎少爷,只好李嚒嚒来伺候黎少爷穿上外衣。

沈薏听李嚒嚒的话,才回过神,忙上前收拾着桌上的残羹。

黎少爷穿好吃好后,对她这个新来的丫鬟别有兴趣。黎少爷让沈薏坐着,沈薏自是不敢。黎少爷便拉扯了沈薏一把,沈薏未站稳,便倒在了床上。

李嚒嚒见着了这场景,才出声:“黎少爷既这般说了,沈姑娘自是可陪伴在黎少爷身边落坐。”

第四章不周

沈薏便有些别扭的坐在床旁,黎维一人玩了会,便囔着要与她玩那精致的布老虎,沈薏哭笑不得,他俩人究竟该如何玩那布老虎。

黎维把布老虎递给沈薏,道:“本少爷玩了许久,该你玩了。”

沈薏下意识的去看李嚒嚒,李嚒嚒却会意她接着。沈薏有些僵硬的拿着布老虎随意乱动着。她觉自己也是玩了许久,便如释重负的把布老虎递给黎维:“奴婢也玩了许久。”

黎维伸手,却是一把抓住沈薏的手一同乱挤压着那布老虎,不谙世事道:“你玩错了,因是这样的。”

“黎少爷……”眼前的人比她年长几步,又是男子。沈薏几次挣脱却未果,手依旧被黎维紧握着,她出声乞求的看向李嚒嚒。

李嚒嚒对沈薏的求助不放在心上,笑吟吟道:“黎少爷那是跟你玩呢,欢喜着你呢。”

直至黎维似乎是教够她了如何玩,便松手:“以后你可得记着了,本少爷可不会教人第二次的。”

“奴婢知晓了。”禁锢没了,沈薏忙把手放在身后,低声应着。

用膳时,沈薏觉她终能轻松点,李嚒嚒却走了,独留她服侍黎维用食。

沈薏端着瘦肉粥,盛了半勺,勺底抵在碗边放了放,觉着因是不烫的,便不自在的朝着那不厌其烦的玩着布老虎的人道:“黎少爷可吃一口吧?”黎维充耳不闻,沈薏只好又道:“布老虎陪黎少爷玩了这许久,它也该是累了。它面上不显,心底里应是累极了,黎少爷忍心看它累着吗?”

黎维被沈薏这番话给吸引,转头盯着沈薏看。沈薏不自在的苦涩的抿了抿嘴角道:“黎少爷在看什么呢,黎少爷用食吗?”

黎维凑到沈薏身旁,道:“本少爷觉得你说的对,那让布老虎休息会吧。”

黎维把那清粥吃了半碗,便又去玩那布老虎,沈薏只好在黎维身后道:“那布老虎软塌塌的,不如先前那般精神,黎少爷可知不知那就是没休息好的意思。”

沈薏算是懂了,究竟如何让黎少爷不那么折腾点,老实点。只全靠一张嘴,瞎掰。

直至那粥快见底了,李嚒嚒才回来。

进门便是沈薏尽心伺候着黎维的场景,李嚒嚒便放宽心,她走些许时辰。沈薏倒也能照顾好黎维李嚒嚒欣慰道:“沈姑娘比老奴还用些心,真是有……”李嚒嚒顺嘴差点把“夫妻相”三字说出口。恰好黎维又闹着不吃了,沈薏便又去*着心。李嚒嚒便自往别的说:“沈姑娘和黎少爷真合的来。”

沈薏自没注意那突然转折的言语,只那黎少爷躲进床里,抱着布老虎,说什么也不吃了,沈薏只好求助般的看向李嚒嚒。

李嚒嚒便道:“少爷胃口也就那么点,沈姑娘放下碗勺吧,小心洒了。”

沈薏听李嚒嚒那般言语,便从床里边出来。怕自己方才那言行以上犯下:“奴婢端着粥往床里边爬,真没大没小的。”

第五章午眠

沈薏那般,本是准姨娘自是无碍的。可黎老太太说这几日让沈姑娘伺候黎少爷,下马威般的吩咐行事,也不知暗中有多少双眼盯着她,她便也不得不照办,不得不说那番言语。

不知黎老太太对沈姑娘心中何想,但黎老太太对黎少爷的喜爱也是有限的,李嚒嚒便自中规中矩道:“看着点儿,别伤着了少爷,也就行了。”

李嚒嚒那话便有些懒散了。方才的言语却恰好已映入了沈薏的心上,沈薏只觉大户人家做事谨慎为妙:“奴婢知晓了。”

黎维有午眠的习惯,他突然发现沈薏这个奴婢还挺对他胃口的,便硬扯着她与他一同睡。

沈薏被黎维压着,她难受的看着李嚒嚒。

李嚒嚒却道:“陪陪少爷睡上一觉,你也休息休息。”

沈薏睡在床外边,她看着李嚒嚒这会竟大大方方的坐在凳上,手撑在那本黎少爷用膳的桌上打盹。她顾忌不来那言行是否无理,她只是不明白,李嚒嚒难道不知她是女子,黎少爷是男子吗?再是痴儿,可毕竟男未婚,女未嫁。

肩膀突然一阵疼痛,沈薏撇眼便见着黎少爷毫无困意的瞪大着眼,见沈薏看着他,便又使劲拉扯沈薏的肩膀道:“你睡里边点,睡里边点……”

那拉扯哪是拉扯,分明是在掐她,沈薏疼的蛮力去扳开那只作恶的手,黎维见沈薏恼怒的模样,愕然的松了手。黎维的退缩,况现这房只她二人清醒着,沈薏便没好气道:“黎少爷要奴婢怎样?”

“你睡里边。”黎维起身,看着沈薏张了张嘴。

沈薏躺在床里边有些怔然的看着头顶的帷顶,看不出所以然,便撇头去看身旁的黎少爷,却只见那黎少爷快速的闭着眼。

沈薏的目光便从黎维身上离开,又怔怔的望着那金丝绣的线条。

不到片刻,黎维的声音便响在沈薏耳旁,温温热热的小声道:“你也睡不着吗?我唱摇篮曲给你听吧。饿谁一天么无它方……”

沈薏疑惑的别过头,黎维见沈薏看着他,唱的越欢:“哦哟给喔一码贰域三绕……”

沈薏看着那得意的小脸,不由撒着气出口道:“谁要听啊?只有你才会听这种曲子!”说完便转头朝着床里边,只嘴角边泛着笑。

黎维紧随着沈薏,探到沈薏身前,本还觉得沈薏是又被他惹得生气了,见沈薏满眼笑意的看着他,便放心的解释道:“本少爷也是不喜欢听的。”

沈薏看着黎维,黎维看着沈薏。那般天真的看着她,沈薏便点了点头,“奴婢知晓了。”又推了推紧靠着她的黎维,道“黎少爷还是睡吧。”

黎维顺从的离了沈薏点远,闭着眼道:“那本少爷睡了。”

沈薏未回话,黎维便睁眼,见沈薏一直看着他,便又闭眼:“那本少爷可睡了!”

“奴婢知晓了。”沈薏无奈的回道。

黎维听着沈薏的答复才心满意足,老老实实的闭上眼。

>>>>原文继续阅读<<<<